-“第一輪挑戰對戰已經結束,大家的成績也十分接近。還望諸位能夠不驕不躁,打好下一場挑戰對戰。給大家五分鐘的時間商議,然後各自出戰吧。”

隨著第一輪挑戰積分成績的出現,渺雲霄麵帶微笑開口說道。

“李玄閣主,接下來我們如何安排?”渺雲霄話音一落,朱冰頓時看向了李玄問道。

畢竟此行天逸閣高層已經明確說過以李玄為首,眼下出現了問題自然也得讓李玄站出來做出決定。

看著眾人投來的目光,李玄沉吟了片刻之後開口道:“第一場耿天長老和金天長老獲勝,我覺得派遣他們二人繼續出戰應該有些穩妥。至於另外三人,大家也都露個實底再做決議吧。”

“李玄閣主,我若是全力施展星辰靈珠數可以達到兩千六百萬。不過我需要動用秘術,此戰之後恐怕得虛弱上半年。”李玄話音一落,周青子在沉吟了片刻之後率先開口說道。

李玄聞言心中微微有些驚訝,這纔不到一年的時間,周青子就提升瞭如此之多。不過在此刻聽到這個訊息,李玄心中還是十分欣慰的。

周青子這兩千六百萬的星辰靈珠數和耿天長老也僅有一百萬之差。

有了周青子的開口,另外幾位閣主也紛紛報出了自己的最強戰力。

朱冰,兩千五百五十餘萬星辰靈珠數。

王建業,兩千四百七十餘萬星辰靈珠數。

馬天羽,兩千四百五十餘萬星辰靈珠數。

至於另外的幾位長老,星辰靈珠數也都在兩千五百餘萬之間。無一例外,都需要動用一些自傷八千的神通。

其實一開始若是知曉渺雲霄會出手給他們療傷,恐怕戰況還會有所變化。

“如此的話,這另外三人便由我和周閣主以及朱閣主出戰。我若全力施展的話,星辰靈珠數能夠達到兩千八百萬。且不論這位渺雲霄島主能否替我們將隱患消除,至少也能夠保證我們的性命安危。”

“不過還有一點,眼下我們都知曉了渺雲霄島主會出手,那他們自然也知曉。所以這一次的挑戰,恐怕要比上一輪更為激烈。所以大家一切儘力即可。”

“至尊們的囑托,便是要我將你們全部活著帶回去。”聽完眾人的彙報之後李玄開口做出了決定,隨後一臉嚴肅的說道。

“李玄閣主放心,此戰我們一定竭儘全力!”周青子和朱冰以及耿天長老和金天長老聞言頓時點頭應道。

李玄聞言點頭道:“記住,活著纔是最重要的。”

“時間到!第二輪挑戰隊伍,出列!”

與此同時,坐於正東方方位的渺雲霄雙眼睜開一道渾厚的聲音響徹天際。七支隊伍人影晃動,很快便站在了各自區域前列。

李玄看了一眼,幾乎每支隊伍的人員都有所變動。看得出來,這一次各方都是派出了實力爆發最強的成員。

“第二輪挑戰,將根據挑戰隊伍先前第一輪的排名積分進行選擇挑戰的隊伍。現在,開始吧。”渺雲霄看了一眼各方隊伍,隨後目光直接落向了遊魚觀出戰的五人身上。

“我們地靈宗,挑戰天逸域隊伍!”

“我們雙陽宗,挑戰聖虛域隊伍!”

“我們問心宗,挑戰武神域隊伍!”

“我們九宮門,挑戰紫霄域隊伍!”

“我們天級宗,挑戰扶蒼域隊伍!”

“我們乾天宗,挑戰萬古域隊伍!”

渺雲霄話音一落,六支隊伍頓時各自有著一道身影走出宣佈了各自隊伍的挑戰對象。讓李玄詫異的是,除了遊魚觀再次輪空外,其它五支隊伍皆是選擇了第一輪所挑戰的勢力隊伍。

而這被挑戰的隊伍之中,唯獨隻有李玄所在的天逸域是敗北第一輪挑戰。

“這些傢夥不會是商議好了吧,居然所有的隊伍都維持第一輪的挑戰對象。難不成這些傢夥,個個都隱藏了實力準備這一次反敗為勝?”站在李玄身側的周青子低聲嘀咕道。

“咳咳,周閣主,這五支隊伍裡麵第一輪可就隻有我們天逸閣是輸了的。”一旁的耿天長老聞言輕咳了一聲說道。

“地靈宗的傢夥不會是想著再贏我們一次進入前六之列吧。李玄閣主,這一次可得好好教訓一下他們!”周青子聞言一愣,隨即慍怒道。

“周閣主切勿亂了陣腳,唯有贏下此戰方能保住排名。要想保住排名,此戰我們最少需要四勝。”李玄聞言拍了拍周青子的肩膀說道。

“挑戰開始!”

渺雲霄的聲音響起,李玄等人瞬間消失在了各自區域前列。下一瞬,半空之中李玄一隊和地靈宗的一隊兩兩對立。

“在下蕭塵,上一輪我們僥倖獲勝,這一次便讓你們選擇對手吧。”地靈宗為首的一名男子看了看李玄等人,隨後溫雅一笑開口說道。

李玄聞言眉宇微皺,不過還未開口時耿天長老和金天長老兩人便各自將氣機鎖定了一名地靈宗隊員。

“既然閣下如此有信心,那便由我來陪閣下切磋一下吧。”李玄見狀頓時將目光移向了蕭塵,氣機同樣鎖定。

“如你所願。”對於李玄的話蕭塵絲毫冇有在意,隨後身上靈光一閃,兩輪天陽頓時懸掛而出。攝人心魄的靈壓充斥天地,赫然有著兩千四百萬星辰靈珠數。

李玄知道,這蕭塵必定還有其他手段增幅手段。當然,這也得李玄能夠將蕭塵給逼到那一步才行。

隨著蕭塵的展露靈壓,其他四位隊員也皆是紛紛身上天陽懸掛而出。每個人的星辰靈珠數,皆是達到了兩千三百餘萬。

“李玄閣主,小心些。這個蕭塵,不簡單。”耿天長老低聲示警道。

李玄聞言微微點了點頭,隨後朝前一步踏出道:“諸位,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