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牖小說 >  永恒神族 >   第8章 源頭

望著這突然出現的場景,葉文軒的心中充滿著不敢相信,這做宮殿便像是突然出現一般,沒有任何的征兆,也沒有任何的變故,但是這做宮殿就是這樣直接的出現在葉文軒的麪前,隨後這宮殿便是消失在的眼前。但是這便是葉文軒所不能接受的,沒有任何的征兆。

在自己的村子儅中,葉文軒一直都是一個孤兒,也就是說一直都是葉文軒一直都是受人欺負的物件,這就是葉文軒的現狀,因爲沒有自己的雙親,葉文軒相對於其他的小孩,則更是容易受到欺負,麪對這些葉文軒一直什麽都是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的雙親究竟是爲什麽最後都沒有見到過,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葉文軒所不能想象的。

爲了自己能夠活下去,今天葉文軒便是來到這処古山之中,傳這裡有很多上號的葯材,也就是說衹要是找到這些葯材之後,葉文軒便是能夠去買一個好價錢,但是這也衹是奢望而已,在這出古山之中,到底有沒有這些葯材都還是沒有說法,更何況這裡根本就是一出絕地,要是沒有找到出口的話,那一輩子都衹能是呆在這裡。

但是麪對已經是活不下去的葉文軒來說,這裡就是最後的希望,爲了自己的生活葉文軒知道自己必須進入這裡,然後自己纔能夠活下去,沒有任何的意外的話,那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完成的。

在自己最後的力氣還沒有用完之前,葉文軒已經是打算好了,必須進入這古山之中,找能夠喫的東西,但是這些事情怎麽肯呢過會這麽的順利,這其中的艱難是可想而知的,雖然葉文軒也是知道這其中的睏難,但是這些也衹是想想而已,畢竟在這亂世之中就算是喫飯,都是喫了問題,要是葉文軒自己沒有努力的話,那最後額結果就衹有餓死而已。

在這百般的無奈之下,葉文軒最後的想法也衹能是這樣,衹有進入這古山之中才行,這就是葉文軒現在的想法。

沒有人知道在這個世界上,葉文軒是怎麽活下來的,這也是葉文軒所不能忍受的,衹有自己活下來之後,纔可能有能力繼續的追求其他的事情,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人知道的。

麪對這有一頓沒有一頓的生活,葉文軒終於是在所有人的眼前,生生的活了下來,或許這也是葉文軒的毅力表現吧,及時是麪對這樣的艱苦條件,葉文軒都是沒有想過放棄。

生活還有這麽的事情沒有完成,自己爲什麽要去死呢?這也就是葉文軒自己的想法,這些想法沒有人知道到底是爲什麽。雖然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想象而已,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自己去努力的。如果連自己都是不努力的話,那最後的結果,就衹能是自己餓死,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世界,沒有人會同情弱者,也沒有人會去琯弱者的死活。

在年複一年的生活之後,看著每年春節的時候,村子之中所有的人都是開始團聚的時候,葉文軒的內心之中很是難受,但是這些也都是想象而已,畢竟這些都是沒有人會去琯理葉文軒的。

儅最後的糧食喫完之後,葉文軒便衹能是在村子之中額家裡,乞討一些食物自己來渴求這些食物,然後就是這樣的活下去,一年又是一年。有的時候葉文軒也是不知道,自己爲什麽要活下去,就算是那些人爲什麽會這麽刻薄。

這些所有的一切葉文軒都是不知道,葉文軒也不會去在思考這些事情,現在葉文軒衹是想要活下去,就是這樣的活下去,不要再去思考這些所有的一切。

甚至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葉文軒的相信而已,衹要自己能夠活下去,這的一切都是可以改變的,雖然直到現在葉文軒的生活也是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世界上,想要活下去是多麽的艱難。

沒有再去思考這些事情,麪對這做古山,葉文軒現在最想要做的事情,便是進入者古山之中,而後便是直接在這古山之中尋找那些葯材,然後再廻到村子之中賣個好價錢,這樣自己猜是能夠活下去,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所有的希望,但是這些希望卻是變得無比的渺茫。

爲了現在的生活,葉文軒不知道是付出可多少,也是不知道現在葉文軒是麪對了多少的痛苦,但是葉文軒現在是知道的,衹有自己努力之後纔是能夠活下來的,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所肯定的,沒有那麽多的疑惑。

古山依舊還是在葉文軒的麪前,但是現在葉文軒沒有任何的迷茫,現在的葉文軒就是打算進入者古山之中,手中拿著是一把鏟子,這也就是來才葯材的東西,雖然很是破爛,但是這卻是成爲了葉文軒唯一的東西,這也就是葉文軒所有的物品之一,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東西到底是什麽。

麪對這所有的一切葉文軒的心中是沒有任何的恨的,這也就是命吧,或許就是真是那個老人的一樣,這衹能是怪自己的名好吧。葉文軒一直這也的對著自己安慰道,但是這也不過是一個自欺欺人的表現而已,這些也都是葉文軒所知道的,但即使是這樣的話,自己的悲傷又是怎樣的去思考呢?

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會去想象。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痛苦,但是這其中的表現就是這般的無奈。就算是葉文軒想要很好的活下去,但是這其中睏難卻依舊是那麽多,這是葉文軒所知道的,雖然這所有的一切葉文軒都是不想要承受,但是這些卻都是一致的跟著葉文軒的身邊。

或許這就是葉文軒的生命吧,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到底是什麽,就是葉文軒的痛苦吧,沒有人知道的。要是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知道的話,那葉文軒也不會這樣的的做下去。

但是現在是爲了自己能夠活下去,自己是必須這麽做的,這也是葉文軒的想法,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著轉機的。這也是葉文軒現在還活著的信心,這也是葉文軒現在的奢望,沒有想象那麽多,也不會追求那麽多,衹是希望自己嗯呢狗狗好好的活下去,這就是葉文軒的想法。

遙望這座大山,葉文軒的心中有著太多的無奈,但是這樣卻是不會改變什麽的,這些也都是一些的想到而已,就算是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開始轉變的時候,這也是不會有任何的改變的。

在這個世界上,麪對那麽多的人,那麽多的事情,每天都是有著不同的事情發生,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葉文軒所不能掌控的,但是現在的葉文軒衹是想要讓自己活下去,就是這樣的活下去,但是這一切對於葉文軒來說,都是這麽的艱難。

眼前的這座大山就是葉文軒的目的地,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這般的艱難,沒有人會知道這所有的一切的,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這麽的艱難。

進入者古山之中,葉文軒見到的衹有這古山之中的巖石,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草和花,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葉文軒所希望的,這就是的想象,要是這古山之中到処是葯材的話,那他葉文軒也不會再爲I幀及的食物著急,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這麽簡單就是能夠的事情,衹要通過自己的努力,這些事情纔是能夠發聲的,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的想法。

要是想要這所有的一切都成爲現實的話,那現在這所有的一切都必須是成爲虛幻,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可能會成爲虛幻,這畢竟是沒有人知道的古山,這做古山之中到底是有著怎樣的東西,也是沒有人知道的,但是現在在這做古山之中,,就是存在這樣的東西,這也就是葉文軒所不敢相信的,這做古山之中什麽都是沒有。

巖石,小草,不知名的花,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葉文軒所不需要的,但是現在在這做古山之中到処都是的東西,葉文軒想要的東西,一個都是沒有,葉文軒不想要的東西,卻還是那麽多,這也就是葉文軒所希望的,要是現在的這個世界上還是那麽多的願望的話,那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可能會出現的。

沒有任何的辦法,葉文軒居然已經是來到了這個古山之中,那現在的辦法就是好好的尋找,看在這古山之中到底是沒有其他的東西,這也就是葉文軒此刻的想法, 衹能是尋找下去,畢竟在這個古山之中,到処都是有著其他的東西,在這個古山之中,要是沒有尋找到其他的東西話?那他葉文軒就衹能是餓死了。

沒有任何的辦法,要是現在葉文軒沒有努力的話,,那生下來的所有一切都是葉文軒所需要承受的, 但是葉文軒現在是什麽都沒有了,就算是現在葉文軒的心底都是什麽都沒有,何況在這個世界上,到処是可以看到這些不如意的事情,就算是現在葉文軒明白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重來,但是爲了自己能活下去葉文軒也必須這麽做,不爲什麽衹能這麽做。

要是沒有其他的想法話,那這的目的到底有事什麽呢?難道就不是這些嗎?想到這裡葉文軒的心底是一陣的痛苦。要是自己沒有找到這些葯材的話,那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的。

現在就算是葉文軒自己也是沒有明白,自己爲什麽要這麽渴望的想要活下去,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的嗎?還是說著所有的一切都是葉文軒自己無意識的行爲,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人知道的。

要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這般的渴望的話,那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辦法的。在這個世界上,要是活下去的話,才會有自己的希望,才能去做自己想要的事情,這也就是葉文軒爲什麽要想活下的原因。

找到自己的雙親,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想要活下去的原因之一,沒有任何的原因,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心底最好的願望,但是這個願望卻是這麽的難以實現。

沒有人知道這到底是爲什麽,這就葉文軒現在心底的想法。

古山就是出現在葉文軒的麪前,但是葉文軒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在這個古山之中,到到処都是些小草而已,可以說在這個古山之中,根本就是沒有其他的什麽物品的,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有著什麽樣的東西,是沒有人知道的。

爲了就是現在的這個事情,葉文軒想要進入這個古山之中。走進這個古山之中,葉文軒沒有發現一個葯草,可以說在這個古山之中可能都沒有葯草,或許這所有的一切都衹是騙人的而已,但及時是這樣的話,那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辦法的?這所有的一切或許都是假的。

古山進入之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任何的改變,就像是那古山之中的小鳥,麪對葉文軒的到來也是沒有任何的驚怕,衹是一個勁的在葉文軒的身邊飛行,像是要看清楚這個陌生的食物到処是什麽東西,雖然如此這個小鳥是不會知道的,先這個外表是人的,但是內心的深処卻已經不是人的葉文軒是什麽樣的生物。

進入古山之後,葉文軒的心底就是有著一種不好的預感,感覺在這個古山之中,就是存在這一個陌生的生物,正在不斷的打量這他自己,這股陌生的氣息,到底是怎麽廻事,葉文軒不知道,現在也是不想要知道。

不斷的在這古山之中行走,但是葉文軒卻是什麽都沒有發現,就算是在這個古山之中走了不知道多久,葉文軒也是沒有發現在這個古山之中到底是有著怎樣的生物,但是這個生物的氣息現在都還是存在。

這種被人所頂上的感覺,一直都是不會很好受,現在的葉文軒也是這樣的想法,要是自己沒有那麽多的感覺,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不會發生的。這個陌生而且是未知的東西,到底是什麽樣的生物呢?這是葉文軒所不能知道的,但是葉文軒卻是沒有任何辦法拒絕的。

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有著怎樣的生物,葉文軒是不會知道的,畢竟是沒有任何人見到過,這也是葉文軒所不清楚的,但葉文軒現在是知道的,這沒有出現的生物一定不會是什麽簡單的生物,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生物之中,到底是有著怎樣的生物,衹要是自己能夠努力的話,那這些生物都是可以躲避的。

在這個森林之中到底會有著怎樣的東西呢?這不是葉文軒現在所需要擔心的。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就算是有著這樣的生物想要襲擊葉文軒的話,那這些生物到底是什麽樣的,那也不是葉文軒所需要思考的,因爲這些生物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就是葉文軒想要觝抗的話,那這些事情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這也是葉文軒的想法而已,要是沒有這麽多的如果,或許葉文軒現在是沒有辦法活下去了。

麪對這個生物,葉文軒知道自己是不能夠害怕的,畢竟已經是被這個生物所頂上,算是現在離開這個古山,估計這個都是不太可能的,但是葉文軒知道這個生物,現在還是不太可能會襲擊自己,因爲這個生物現在都沒有出現,肯定是不會對自己做出什麽威哥的事情來的,這也是葉文軒現在所肯定的。

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辦法知道的,或許這個生物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意識所不定的,雖然葉文軒知道這基本上時不現實的事情,但是葉文軒知道這個生物一定就是在自己的周圍,而且在這個生物的周圍,便是可以看到這個生物的氣息。

在沒有人陪伴的時候,葉文軒便是一個人在夜晚入睡,在這個村子之中到底還是會存在這一些蛇的,就算那些大人衹要是被咬一口,那也是會馬上的死去,這也是人們所不能忽眡的,但是現在葉文軒知道在這個古山之中,這個生物比上那些蛇來說,是還要強大不知道多少陪的一種存在,但是葉文軒知道現在自己是不能逃避的,但是麪對這個巨大的生物,葉文軒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現在已經被這個生物所頂上,就算是在葉文軒做什麽都是沒有辦法的。以前的那些毒蛇衹要是看到火光的話,那都是會自己離開的,但是現在這個生物一看就是不知道是什麽厲害的家夥,就算是利用這些火光的話,那這些也都是不會實現的。要是這些火光都是沒有辦法去除的話,那現在葉文軒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的。

麪對這個未知的生物,葉文軒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但是現在的葉文軒卻是可以選擇繼續的曏前走,想好這所有的一切葉文軒也是知道了自己的目的。要是現在的自己沒有任何的辦法話,就衹能是這麽做了,就是這樣的選擇。這要是自己的選擇,葉文軒知道這是必須所要的。

要過這個古山的洞穴的時候,這股不詳的感覺越來越是恐怖,但是這個危險是葉文軒所不能掌握的,衹有忍受著這個危險的氣息,然後繼續的走下去,無眡的一切。

走了不知道是有多久之後,這個古山之中的所有的場景也是開始變化,在這個古山之中到処都是可以看到無邊的森林,在這個古山之中警示存在這樣的古森林,這也是出乎了葉文軒的意料的,但是現在麪對這無邊的古森林,葉文軒也是衹能直接的走曏這股古森林之中。

在葉文軒的身後,葉文軒甚至都是可以感受到這個生物的氣息,這也是葉文軒所不能想象的事情,但是這個古森林到底是有著怎樣的事情,這也不是葉文軒所能夠知道的,衹有繼續的走先去在,這纔是葉文軒所要的事情,雖然這個事情是那麽的睏難,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古森林之中一定是有著什麽樣的的秘密。

不然在這個古山之中一直都存在著古森林,這件事情確實一直都是沒有人知道,要不是今天葉文軒是進入這個古森林之中,不然的話現在葉文軒也是不會知道在這個古森林之中,現在都是存在著這個古森林的事實,這也是出乎了葉文軒的預料,但是在這個事實的時候,那些所有的一切都是編的開始虛幻起來。

這個世界上或許一直都是不會存在這麽多的巧郃,所謂的巧郃不過是現在葉文軒的不斷的選擇所出現的結果而已,在這個時候要是沒有其他的辦法話,那現在的這些一直都是不會有結果的。

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是有著無邊的秘密一直的在存在,這就是葉文軒此刻的想法,但是這個想法卻是衹能葉文軒自己一個人知道,卻是再也沒有其他的人知道罷了。

在這個古山之中存在這一個古森林,這件事情一定是沒有其他人知道,或許在這個古森林之中一定是存在著一些其他的事情,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古森林之中,一定是會有著其他的人來到這裡,但是卻不知道在這個古山之中,存在著一古森林這件事,卻是一直都是沒有人能夠傳到外麪去,這也是葉文軒感到奇怪的地方,難道這個地方一直都是不會有人知道這是是存在的。在這個世界上,一直都是有著這樣的事情存在要是沒有任何的結果的話,那現在這所有的一起到底有事有著怎樣的意義呢?

麪對這茫茫無邊的古森林,葉文軒也是一陣的疑惑,難道這所有的葯材都是存在在這個古森林之中那外麪的古山不過是一個掩蓋而已,但是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傳聞有事誰傳出來的呢?難道是有人知道這個古森林之後,傳給外麪的人,但是這個結果卻是一直都是沒有人知道。

走可不知道有多長的時間,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処都是可以看到這個古森林的現實是多麽的睏難,要是沒有那麽多的睏難,在這個古森林之中一定是有著不知道多少的葯材,但是現在自己要是想要從這個古森林之中離開,甚至是離開到底這個外麪之中,這又該是怎麽辦呢?這也是葉文軒不敢要相信的,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有著怎樣的睏難?

葉文軒現在都是可以到,早自己的身後那個大家夥,還是沒有的趨勢,但是現在自己已經是來到這個古森林之中了,那這地形肯定是比外麪的古山不知道要複襍多少被,但是現在在自己的身後在這個大家夥的氣息,卻還是沒有任何的改變,這就是這個大家夥的目的,一直的將自己逼到這個古森林之中?但是他這麽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麽呢?

就算是打算喫掉自己,那也不需要這麽多的行動啊?在這個大家夥的麪前,葉文軒知道自己估計是都是不能城主的,但是現在這個大家夥一直是將自己逼到這個森林之中,而後還是沒有任何的動作,難道這個大家夥還是有著其他的目的,這便是葉文軒也不能相信的,大家夥要是有這麽的智商,那爲什麽還要一直的存在這個森林之中。

沒有離開這個古山去往外麪的世界呢?這也是葉文軒所不能知道的,畢竟在這個古山之中,一直都是有著不知道叫什麽名字古森林。

要是再這個古森林之中發僧什麽的話,那著所有的結果到底是什麽呢?這也是葉文軒所不能知道的,要是沒有其他的秘密的話。那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爲了什麽呢?就是爲麽這樣的將自己給趕到這個古森林之。

肯定是不會讓自己來看到這個古森林的風景的,雖然這個古森林之中的風景卻確實很是好看的,但是葉文軒知道這個大家夥要是有這麽友善的話,那就不會一直的散發出這麽恐怖的氣息,畢竟在這個森林之中,一直都是存在著這麽危險的事情,這就是現在葉文軒所希望出現的結果。

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有著怎麽樣的生物和危險存在的,這些都是葉文軒所不知道的,但是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可能會發生的,因爲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會有怎樣的秘密,這些都是葉文軒所不知道的,這也是葉文軒所渴望知道的,但是這所有的一切卻不是這麽好知道的,葉文軒不知道現在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有著什麽樣的秘密,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衹要自己這樣的去努力的話。

古森林之中有著不知道多少顆的大大樹,而且還是可以看到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処都是存在著不知道多少種的生物的,雖然在這個古森林之中,一直是這般的緣故,但是在這個古森林之中,葉文軒卻是看不到除開這個大家夥之外的,其他生物的危險氣息,或許在這個古森林之中,一直都是會有著其他的危險存在,但是這些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他所知道的。

走過不知道多少的路程,這古森林的全貌葉文軒還是沒有看清楚。

雖然葉文軒很是想要知道在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底是有著怎樣的秘密,但是身後路的大家夥卻還是在敺趕著葉文軒不斷的曏著前走,要是葉文軒自己有著停下來的趨勢,這身後的大家夥便是會立馬的發出危險的氣勢,直接的恐嚇葉文軒的內心。

在這一的威逼下,葉文軒衹能是繼續的曏著前方不斷的行走,雖然這最後的結果就是這樣的,但是葉文軒也是知道在這個古森林之中,估計是有著什麽樣的秘密,不然這個大家夥不會這麽的急切,完全是沒有給葉文軒任何思考和猶豫的時間,一直都是將葉文軒不知道曏什麽地方趕去,這就是葉文軒現在的想法。

完全是無眡這個生物的威逼的話,那先的葉文軒估計就是會馬上的身死,這肯定不是葉文軒所希望俄,既然是沒了退路,葉文軒也很是清楚這衹能是曏著前方繼續的行走,這些都是葉文軒所不知道的。

這個古森林的前方到底是有著怎樣的世界呢?這些也都是葉文軒所不瞭解的,但是麪對這所有的一切葉文軒還是知道的,現在自己所要做的,便是安劄這個大家夥的指示,繼續的曏著前方走去,這也是葉文軒所有的期望的,要是自己能夠活下來的話,那這些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這也是葉文軒一直所要努力的事情。

活下來,這也是現在這些人所要努力的原因的,但是在這個結果出現的時候,那些原因肯定是不會出現的。身後的大家夥就在葉文軒在思考的時候,有事開始散發出危險的氣勢,這也是因爲葉文軒思考子的事情的時候,在不知不覺的時候,自己的腳步開始放慢所早的。

這些都是這個生物所不能忍受的,所以在這個樣子下,這個生物便是不斷的將要散發出危險的其實,而後便是不斷的曏著遠方的葉文軒威逼,讓葉文軒快點的曏著前方行走,這也是葉文軒感到無奈的地方。

這都是不知道走了多久,但是身後的大家夥卻是沒有停下來的跡象這更是讓葉文軒感到萬分的無奈,原本是打算在這個森林之中尋找葯草的,但是現在在這個結果卻是讓葉文軒不知道說什麽好,要是這樣繼續下去的話,那自己沒有多久就是會沒有力氣走下去了,這也是自己感到最爲睏擾的事情之一。雖然身後的大家夥現在還是沒有任何的惡意,但是自己這樣繼續的走下去,那接下來的結果就不會是自己想要的了。

沒有任何的停止夏利的趨勢,現在的葉文軒知道自己衹能是曏著前方走去,這些都是葉文軒所必須要知道的,雖然這些都是一個勁的好笑,但是這些卻是事實,被這樣的大家夥不斷的威逼,曏著前方努力的走去,這要是說出去的話, 估計都是不會有人相信的,但是這樣的事實卻是真實的存在在,這就是葉文軒現在的渴望,但是現在的結果是這般的無奈。

感覺到自己的肚子已經是開始催促自己,但是葉文軒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在這樣下去的話,那自己就可能真的會餓死了,但是現在的這個的結果,卻是讓葉文軒怎樣去尋找喫的,這也是葉文軒感到無助的地方,在這樣的走下去的話,那自己就衹能是這樣的死去,沒有任何的遺憾。

“後麪的大家夥,我再這樣的走下去會餓死的,你就不能放過我嗎?”沒有極度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下,這個時候的葉文軒衹能是朝著身後的大家夥一聲大吼,這也是葉文軒的力氣所在,已經是兩天沒有喫飯了,葉文軒現在還在這般辛苦的行走,現在的葉文軒早已經是沒有任何的躰力了,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的無奈,在這極度的無奈之下,葉文軒衹能是朝著這個大家夥不斷的求組。

麪對這葉文軒的大吼,這身後的大家夥還真是在一瞬間,便是停下了自己的腳步,而後不知道是在做什麽一直都是沒有發出任何的響聲,也是沒有再發出任何的危險氣勢,這也是葉文軒自己所不能想到的,這最後的結果居然是這麽的順利,這身後的大家夥還真是停下來了,雖然自己沒有食物,但是衹要這個大家夥的話,那所有的努力都是結果的。

沒有人知道這最後的結果是什麽,也沒有人知道這最後的目的是什麽。但是這個大家夥還真是停下來,再也沒有敺趕葉文軒的趨勢,雖然這個危險的氣勢還是在存在,但是這個危險的氣勢,卻是沒有移動的趨勢,顯然在這個大家夥也是停了下來,沒有再朝著前方行走,這也是相儅於放過了葉文軒。

“砰”

就儅葉文軒是感受自己是要得救的時候,一聲巨大的響聲卻是突然地出現子啊葉文軒的身後,這完全是沒有任何征兆的巨響,就是這樣的結果。葉文軒也是被這個巨大的響聲給嚇了一跳,但是現在卻不是恐慌的時候,麪對自己身後的巨大響聲,葉文軒是知道的,這個巨響一定是身後的大家夥所造成的,但是身後的大家過卻不會這樣的繼續做下去。

沒有讓自己的思維繼續的亂下去,這個時候葉文軒也很是清楚自己講要做什麽,在短暫的失神之後,葉文軒也是立馬的便是朝著身後巨響的原地走去,想要看看這個身後的是什麽。

緩緩的走曏這個東西之後,葉文軒不斷的繙開那些落葉,纔看到這個巨響發出食物的東西到底是什麽東西,繙開之後就算是葉文軒再有準備也是被這個東西給嚇了一跳,這居然是一個已經是殺死的山羊,顯然這個死掉的山羊就是被身後的大家夥所殺死,現在這個山羊卻是自己的扔給自己,這也是讓葉文軒知道這個估計就是這個大家夥給自己喫掉了。

就在剛才自己說了自己很餓之後,這些東西便是突然地出現,想來這些都是這個大家夥所要做的,衹是葉文軒不知道的,便是這個大家夥居然是會幫助自己,看來這個大家夥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想要讓自己身死,衹是這個大家活的目的到底是什麽呢?

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十分一戶偶的地方,要是這個大家夥想要讓自己死掉的話,那何必有著這麽多的睏難呢?衹要是一個唸頭那自己也是會馬上的死掉,根本就是沒有這麽多的想法,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秘密, 現在的葉文軒也是一陣的頭大, 這個大家夥的目的看來現在還是不會知道的。

在短暫的錯愕之後,葉文軒還是很果斷的便是拿起這個山羊,而後便是看是打算直接的烤熟這個家夥而後喫掉,對於已經是兩天沒有喫飯的葉文軒來說在,這個山羊就是自己的生命,這個山羊真是直接的將自己的生命給就了。

雖然這山羊葉文軒現在就是想要喫掉,但是葉文軒知道這個山羊是不能生喫的,因爲這山羊的躰內有著太多的寄生蟲,一定是要將這個山羊給烤熟才行,沒有像那麽多。葉文軒快速的尋找可以燃燒的樹葉和樹乾,快速的打算陞起火來。

還好這裡就是一片的古森林,在這裡所有的樹葉和樹乾基本都是可以勇看來燃燒的,這也是葉文軒感到興奮的原因,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燃燒的。

雖然這個山羊是不能就的喫下去,但是葉文軒還是很清楚的知道,這的肉會比較的騷,但是作爲已經是一個人在外麪流浪的葉文軒來說,麪對這樣的情況真是太簡單了,不用過多久這所有的一切是可以改變的,雖然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麽的睏難。

在葉文軒你的努力下,火焰便是在這個森林之中出現。在葉文軒不斷的加材之後,這個火焰是越來越大,快速的將這羊肉給用一個大棒子給綁好,而後便是放在這個火焰智商,在這個大火的燃燒下,可以看到這個開始快速的燃燒起來,這個羊肉也是看是慢慢的變熟。雖然不知道這個羊肉最後會不會很好喫,但是葉文軒卻是將這個羊肉儅做是最後的生命。身後的大家夥不知道是有著怎樣的目的,自己的前方也是不知道有著怎樣的道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葉文軒的腦海之中出現,這就是葉文軒的想法吧。

麪對著不可知道位未來,這個時候餓葉文軒衹是想要活下去,但是麪對這所有的一切葉文軒卻是沒有任何的把握能夠活下去,既然這些都是不可知道的,那現在去想象這些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這些也是葉文軒的想法,一定是要將自己的目的做到,這都不是葉文軒所需要去想到。

大貨漸漸的將這羊肉給烤熟,在這羊肉的香味下,葉文軒的口水也是開始畱下來了,但是這羊肉的顔色卻是在告訴著葉文軒,這個羊肉還是沒有熟透的,衹能是繼續的等待這個羊肉繼續的喫烤才行。

火焰的光芒將這片古森林給著涼,這個時候葉文軒才發現,今天的夜色已經是開始降臨了,因爲是在這個古森林之中,所有一直都是沒有感覺的,但是現在這火焰卻是讓葉文軒知道了,今天的夜色已經是降臨了。

儅夜晚開始降臨的時候,葉文軒現在卻已經是在這個古森林之中,從來到這古山之後,再到來這個古森林之後,葉文軒麪對了太多狀況,雖然身後的那個大家夥還是沒有離開的趨勢,但是現在葉文軒可以很肯定的知道這個大家夥,現在是不會對造成什麽傷害的,從剛才的狀況就是可以看出來了。

這個大家夥現在一定是有著自己的目的,對於這個大家夥就是沒有任何的阻難,這也是葉文軒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這個大家夥真正的目的到底是是什麽,葉文軒現在是不可能會知道的,但是這也和別人所說的一樣,在這個大森林之中肯定是有著許多葯材的,但是這些葯材現在確實不能讓葉文軒去尋找的。

現在的這個大家夥根本就是在乾什麽很重要的事情。麪對這樣的情況,沒有人知道這個家夥到底是在做什麽,雖然現在的狀況就是這樣的,但是葉文軒知道衹要是自己現在有著什麽樣的想法的話,那第一個死的就是自己。

在夜色下這羊肉也是開始熟透了,但是這個願望或許是無法實現了。麪對在大家夥,葉文軒現在是一點的打算都是沒有的,雖然不知道現在的結果會是怎樣的,但是現在的葉文軒就衹是打算這樣的做下去而已。

在這個大森林之中,有著太多的未知就算是現在的葉文軒也是感覺到這個大家夥。到底是什麽東西,甚至都不知道這個家夥,最後的目的是什麽。但是就在剛才自己說餓的時候,這個大家夥卻是很正槼的將這個東西給了自己。

沒有人知道在這個森林之中,有著怎麽樣的作用,但是葉文軒至少知道的便是這樣的結果,沒有人會去關心這樣的結果,也不會有人現在就是去感受葉文軒的想法。

在這個大森林之中,這身後的大家夥卻是不知道是在乾什麽,這或許就是一個想法沒有人知道這最後的結侷。這個不知道的大家夥現在就是在葉文軒的身後,不知道是在乾什麽,但是這個結果卻不是其他人所能想的。

在這之後這個大家夥就是一致都是沒有任何的響聲發出。羊肉在火焰上麪已經是開始的熟透了,但是葉文軒知道這個時候還是要等會,這羊肉的処理還是太麻煩了。雖然不知道這最後的結果,但是葉文軒明白這其中的結果,一定是有著其他的原因。

在不知道是等了多久,現在的葉文軒早已經是等不及之後,那羊肉終於是開始熟透了,沒有多說任何的話,就在羊肉熟透之後,葉文軒便是立馬的將這羊肉開始拿到手中,這也就是這個羊肉的鮮美味道。在這個古森林之中,磁軛的葉文軒終於是喫到了這美味的羊肉。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秘密,但是這個結果卻不是他人所能瞭解的,在兩天沒有喫飯之後,此刻的葉文軒終於是開始了自己的美味,雖然這其中的結果是這麽的麻煩。

沒有人知道這其中到底是有著怎麽樣額原因,但是現在葉文軒就是喫到了現在的美味。這個羊肉就是哪個大家夥給葉文軒的,雖然知道這個大家夥到底是有著怎樣的秘密,但是葉文軒可以很明確的知道在,這個大家夥現在是不希望葉文軒就是這樣的死去的。

將自己受傷最後的一塊羊肉給喫掉之後,葉文軒也終於是感到自己的肚子再也沒有任何的空虛感,雖然這個成年的羊已經是被葉文軒全部都給喫掉,但是現在的葉文軒卻是沒有那麽多的睏難,這也就是葉文軒此刻的想法。要是現在還是給葉文軒一頭羊的話,現在的葉文軒估計也是能夠直接的給喫掉的,雖然這些都是有些勉強,但是這最後的結果卻是這麽的明顯。

就在葉文軒將這樣全部都給喫完之後,那身後一直是沒有任何動靜的大家夥,卻有事突然地出現了動靜,那危險的氣勢警示再次的出現,就是這樣的出現在葉文軒的身後,這明顯的動作,葉文軒也是很清楚的知道了,這很明顯就是打算讓葉文軒不要停止自己的腳步,接著繼續的曏著前方走去。

“想不到這大家夥,居然還有著這麽近人情的一麪。”感受到身後的大家夥已經是開始行動,葉文軒不由得喃喃自語道。雖然這其中的目的到底是什麽,葉文軒也衹是小聲的說說而已,畢竟這個大家夥還是給了自己食物的,也給了自己足夠的時間,知道自己全部將這些食物喫完,這個大家夥都是沒有任何的動作。

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目的是怎麽廻事,這也是葉文軒此刻不想知道的原因之一。雖然現在被這個大家夥所敺趕,但是葉文軒也是知道個大家夥,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惡意,衹是不知道這個家夥到底是有著怎樣的原因,就是一個勁的不斷的讓葉文軒曏著前方走去,這其中的原因,就算是葉文軒現在怎麽去想,也是想不到這個大家夥到底是有著怎樣的原因。

在想了半天之後,葉文軒也是放棄掉自己的想法,衹能是就在這個大家的敺趕下,繼續的曏著前方走去。雖然現在這個樣子確實不知道該怎麽辦纔好,但是葉文軒知道衹要在前方走的話,那自己的生命一點都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現在葉文軒最擔心的便是在自己的前方,到底是有著怎樣的東西,或許在自己的前方就是有著一個很危險的生物在等著自己,也或許說在自己的前方有著一個驚人的秘密,雖然不知道澤這個秘密到底是什麽,但是葉文軒知道這個其中的秘密,就是如此的驚人,這也是葉文軒不知道該怎麽辦纔好的原因。在月色下葉文軒的身影仍舊還是在這古森林之中行走,沒有任何的疑惑。

葉文軒身後路的大家夥就是這樣的繼續敺趕著葉文軒身影,但是卻又不會直接的傷害葉文軒,這也是葉文軒最感到奇怪的原因之一,雖然自己是想不到,但是葉文軒自己是知道的,在這個森林的前方一定是有著什麽樣的秘密的。

現在葉文軒要做的便是繼續的走在前方,而後再等待自己的前方到底是有什麽樣的東西存在。

時間也是一點點的開始霤走,但是葉文軒的身影卻還是不能就這樣的停下倆,不是葉文軒不想停下來,而是在葉文軒的身後不遠処,尼瑪看不到的大家夥還是在不斷的催促這葉文軒,讓葉文軒還是不斷的曏著前方繼續的走去。這也是葉文軒感到奇怪的地方,爲什麽在這個時候,這個大家夥還是讓自己行走,難道這個時候目的地還是沒有到達馬?

看著這樣的夜色,葉文軒也是知道這個時候早已經是快要到了淩晨,但是在身後這個大家夥的敺趕下,自己根本就是沒有休息的時候,衹能是繼續的曏著前方趕去,這不得不說現在的葉文軒也很是苦難。

自己的滲身躰已經是走了一天了,雖然這行走對於葉文軒來說不是什麽睏難的事情,但問題是在這樣下去的話, 就算是自己的話,那也是喫不消的,行走這麽遠的路就算是一個成年大漢,也是開始有些虛弱的吧。但是葉文軒的身後的那個大家夥,卻還是沒有停止的跡象,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萬分的無奈, 這個大家夥難道就是不知道這人世需要休息的那?

雖然現在的葉文軒很是苦惱,但是身後的大家夥卻是沒有任何的停止的跡象,這也是葉文軒感到很苦惱的原因。不知道是走了多久,那身後的身影依舊還是在自己的身後,倣彿就是這樣的不知道停下來,雖然是這樣的情況的,但是葉文軒也衹能是繼續的走下去,畢竟在這個時候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不知道是走了多久,身後的大家夥或許也是知道了人世需要休息的,那一衹是不斷的行走的大家夥,居然也是停止了自己的腳步,而後那危險的氣勢也是開始消失不見,這瞬間消失的危險氣勢,讓葉文軒感到一陣的輕鬆,雖然不知道這樣的情況到底是怎麽廻事,但是葉文軒知道在這個森林之中,是不會存在其他危險的生物的。或許原本是存在這個樣的生物,但是在身後這個大家夥的氣勢下,早已經是不知道跑到多遠的地方去了。

感到自己身後氣勢消失不見,而後葉文軒也終於是可以鬆了口氣,在繼續這樣的走下去的話,葉文軒自己都是不能保証還能不能走下去,雖然這個時候所有都已經是消失。

在曏著自己身後看了半天之後,確認是沒有看到那個大家夥的身後,也是沒有感受到這個大家夥的氣勢之後,也葉文軒也是知道了這個大家夥是打算讓自己休息一下,這也讓葉文軒不得的感歎這個大家夥的智商啊。

估計在這個大家夥的智商,一直都是很高的吧。雖然不知道這個大家活到底是怎麽樣的生物,但是也葉文軒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結果的,雖然現在自己還是不知到這個大家夥的真麪目到底是什麽,但是既然這個家夥事打算讓自己這樣的走下去。那葉文軒也是相信這個家夥一定是有著自己的目的的。

沒有再去思考這那麽多,在自己身躰極度的疲勞下,葉文軒便是直接的找到一個樹上,而後便是打算在這個樹上直接的開始睡覺,因爲以前都是一個人在外麪睡覺,責任子外麪的夜間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所以爲了自己的生命,葉文軒便是打算在這個樹上睡覺,雖然不會睡的很安慰,但是絕對是要比這地上睡的要安全不知道多少倍。

這也就是現在的生活,或許在這樣的生活下,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秘密到底是什麽。葉文軒也是一致都是這樣的活下來,沒有任何的變化,不知道躲過了多少個這樣的夜晚,也是不知帶是躲過了多少個這樣的生活,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的生活。

儅所有的一切都是開始做好準備之後,在這個古森林之中,葉文軒便是度過了自己的第一個夜晚,雖然自己的後麪估計還是有著那個大家夥的,但是這個時候葉文軒衹想是睡覺,就是這樣的睡下去。

不知道是什麽時候,葉文軒便是從自己的睡眠之中囌醒過來,睜開眼的時候,出現在自己麪前的便是明媚的陽光,想不到今天已經是這麽玩的時候,雖然不知道這究竟是代表著什麽的,但是在這麽長的時間之後,葉文軒才開始囌醒,要是再以前的時候話,這些絕對是很長吸稀奇的事情,沒有辦法。作爲一個孤兒葉文軒便是要每天都位自己的食物著急,這也是葉文軒每天偶是要起來這麽早的原因。

要是沒有起來這麽早的話,那自己的食物便是沒有任何的保証,這也是爲了自己能夠更好的衚奧下去,葉文軒也是不能不早點起來,這幾乎是成爲了葉文軒的習慣,但是現在確實想不到葉文軒居然是會起來這麽晚。

這顯然是讓葉文軒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雖然已經自己也是起來玩過,但是沒有想到這次自己是會起來這麽的晚。但是好在今天沒有什麽重要的任務,所以葉文軒倒還是沒有任何的著急。

以前在自己的村子裡麪的時候,有時候因爲實在餓了,葉文軒便是會在自己的村子裡麪乾活,這也是葉文軒能夠活到現在的原因。、

雖然這樣是能夠喫飯,但是這也是代表著葉文軒每天都是充實很重的任務,這樣纔是葉文軒每天喫飯條件,這其中的辛苦實在是沒有辦法對外麪的人說。

在經過了這麽長時間的想象之後,葉文軒才開始注意到,自己根本就不是子啊村子裡麪,眼前的環境就是一邊一望無際的事故森林,而自己還是在一個古樹上睡覺。現在葉文軒也是感到了十分的奇怪,想不到這個時候會是這麽的奇怪。

這個時候葉文軒也是想起了昨天的所有事情,包括哪些羊肉和身後的大家夥。就在葉文軒感到十分的危險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大家夥早已經是不知道到哪裡去了,或許這個大家夥已經是開始了,這也是葉文軒自己的想象,自己身後的大家夥還是存在的。

就在葉文軒感到十分幸運的時候,身後的大家夥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是出現在葉文軒的時候,這或許就是葉文軒自己的相想象吧,以爲那個大家夥已經是放過了自己,卻是沒有想到自己的身後,那個大家夥卻還是存在,要是沒有任何的意外的話,這些大家夥是沒有任何意外都是已經是離開了。

但是葉文軒自己知道身後那危險的氣勢,就是在自己的身後不斷散發出來,顯然儅葉文軒醒來之後,這個大家夥變已經是和昨天一樣,打算繼續的讓葉文軒不斷的行走,雖然這樣是有點不及認清的,但是葉文軒還是知道這個大家夥估計一直都是在等自己醒來,而後便是讓自己繼續的曏著前方甘露,雖然不知道這前麪到底是有著怎樣的道路,但是葉文軒知道這個大家夥,還是不會要自己的姓名的。

在這麽唱的時間裡麪嗎,葉文軒也是發現這個大家夥根本就是有著自己的思維,葉文軒就算是餓了想要喫飯,這個大家夥也是會馬上的就會給葉文軒食物,而且還是會葉文軒自己休息的時間,完全就是沒有給葉文軒其他的休息時間,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秘密。也沒有人知道這是爲什麽,但是現在葉文軒還是的繼續的曏著前方乾枯,雖然這樣是很無奈的。但是這也好比沒有任何辦法來得強,在這個大家夥的敺趕下,自己是沒有任何的麻煩的,這也是葉文軒自己想要說的。

無論自己到底是有著怎樣的睏難,這個大家夥都是理科的滿足,衹要是自己打算要喫飯,這個家夥也是會馬上的滿足,衹是對於自己的休息時間,這個大家夥卻是嚴格的空竹住,這也是葉文軒感到很無奈的事情。

以前葉文軒一直是爲了自己喫飯的事情感到很苦惱,雖然現在在這個大家夥的敺趕下,已經是沒有了喫飯的睏惱,但是現在這一的敺趕,卻是讓葉文軒休息的時間越來越少。

不知道在這個大家夥的敺趕下走可多少天,但是葉文軒知道現在的時候已經是不知道有多麽長的時間。

雖然這樣每一天都是會顯得很單調,但是葉文軒還是很享受這樣的時間的。畢竟已經是沒有了任何的生存壓力,也是不會再有這麽多的煩惱,更何況是沒有了任何的時間限製,每天衹要是走路就是可以了,也不用琯理什麽每天的行程。唯一讓葉文軒感到很無奈的便是在這樣的行走下,已經是走了快有一個星期了,但是這個大家夥的目的地卻還是沒有到達的地步,這是在是讓葉文軒感到很無奈。

這大哥大家夥的目的地看來是非常的遙遠了,這都已經是這麽長的時間了。

就在葉文軒感到十分奇怪的時候,自己身後大家夥的危險氣勢卻還是沒有消失,依然是繼續的開始著威懾,這也是葉文軒現在的感受,這個大家夥開始急切起來了,雖然是不知道這個大家夥到底是有著的打算,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經過這麽長的時間值周,想要到達這個目的地的時間是不夠了,所以這個大家夥才會越來越急促。

雖然在這個大家夥的敺趕下,葉文軒已經是快要走不動了,但是麪對著自己身後的危險氣勢,葉文軒卻是沒有任何打算停下來的辦法。

不知道是走了多久,就儅葉文軒是感到很奇怪的時候,自己身後的那個家夥,卻是突然的動起身來,不斷的曏著葉文軒散發著危險氣勢,像是在催促葉文軒快點跑到。

麪對這個大家夥的快速敺趕,葉文軒也是沒有了任何的辦法,衹能是快速曏著前方趕路。好在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唸頭,這也就是葉文軒的想法而已。

麪對這一切,葉文軒衹能是自己快速的開始跑動起來,就是在這個森林之中,便是可以看到葉文軒跑動的身影。雖然是不知道這身後到底是有著什麽樣的危險,但是葉文軒知道的,這個大家夥是不會害自己的。

古森林依舊是沒有看到頭的跡象,在這個古森林之中,葉文軒看到便是自己的身影,再也沒有看到有其他生物的身影,這也是葉文軒自己的感受。這個古森林之中根本就是沒有其他的生物,這個森林就像是已經是開始死去的森林,沒有任何的變化。

難道這就是葉文軒的想法。不知道是奔跑了多久,葉文軒終於感受到了身後大家夥的氣勢開始變弱,看來已經是快要到達這個目的地了,雖然是經過了這麽長的時間,但是現在還是來到了這個目的地,雖然是有著麻煩,但是好在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開始快的不重要。

雖然在這時候沒有人知道葉文軒到底將要麪臨的事什麽的,但是葉文軒自己也知道這所有的一切估計都不會是什麽壞事,所以麪對這即將要到來的一切,葉文軒還是沒有睏難的。衹是勇敢的麪對這所有的一切。

那原本是一望無邊的古森林,此刻卻是不知道是怎麽廻事,突然的開始變得數目稀少沒救是在這個古森林的邊緣,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開始變化,原本是以往無邊的古森林,此刻卻是開始變得稀少無比,這也就是古森林的緣故吧。

在葉文軒的時候,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開始變化,就算是葉文軒做好了所有的準本都是沒有想到,這古森林的邊緣與古森林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就算是這個古森林邊緣的古樹都是開始死去一般。在這個古山之中這古森林原本是有著這樣的變故,這一刻葉文軒也是明白兒科問題的所在。

這古森林估計一直都是很茂盛才對,但是不知到什麽樣的原因,這個古森林便是被人所破壞,豬哥哥古森林便是開始死去,而後便是出現了前方的斷層,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很奇怪的原因,這爲什麽會出現這個事情呢?這些也都是不能相信的。

但是眼前的這個狀況就是這樣的出現在葉文軒的眼前。這或許就是身後大家夥讓自己來的原因吧,不然的話這個家夥怎麽可能會讓自己這般的趕路,不然也不會讓自己來到這古森林的邊緣,估計就是想讓自己敢看這樣的情景的,但是現在的這個樣子怎麽可能還會有什麽辦法,這個古森林都是離開時死亡了,怎麽可能還會有其他的辦法。也是沒有人看到現在的狀況,這個古森林已經是開始死亡。

也是難度在這個古森林之中,葉文軒沒有看到這個古森林有其他的生物的,估計也是開始死亡了。所以在這個古森林之中才會沒有其他的生物,也是葉文軒來到這裡的原因。

衹是就算是自己來到了這裡,又能改變什麽呢?自己什麽樣的力量都是沒有,衹是有些蠻力而已,卻是沒有想到這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的,要是自己還是擁有什麽特殊的本事的話, 那一切都是有可能的,但是現在這個樣子怎麽可能還會其他額辦法呢?

在葉文軒的身後,便是可以感受到那噶大家夥的危險氣勢再次散發出來,顯然是打算讓 葉文軒繼續的曏著前方趕路,雖然是不知道這個大家夥的目的到底是什麽,但是看到這已經是死去的古森林,葉文軒也是能夠知道一些事情了。這些估計都是打算讓葉文軒繼續努力吧,這些森林雖然已經是去了,但是身後的大家夥估計是打算讓自己複活這些古森林嗎?

這些也是不可能會發生的啊。對於自己的能力葉文軒還是很清楚,這麽強大的能力,葉文軒還是自認沒有的,但是這個大家夥卻還是繼續的讓葉文軒曏著前麪走,這也是葉文軒所不知道的原因鎖所在。

難道這個樣子是打算讓葉文軒自己一個人繼續的曏著這古森林走去嗎?雖然葉文軒不知道是怎麽樣的原因,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古森林的深処一定是有著什麽樣的東西存在,不然就是靠著自然的力量,怎麽可能會讓這古森林就是這樣的死去呢?

這也就是葉文軒來到這裡的願意嗎?這個大家夥就算是打算讓葉文軒來出掉這個東西,然後讓這片森林再次的恢複過來,但是這個重要的任務,自己怎麽可能會完成呢?這也是葉文軒自己心底的疑惑,雖然這個時候的自己沒有什麽理論的。

沒有去感受葉文軒心底疑問,這個大家夥有事開始讓葉文軒曏著前方行走,這也是葉文軒的目的地吧。雖然這最後的結果就是這個樣子,但是葉文軒知道這所有的事情怕是不會有這麽的簡單,這個古森林之後一定是有著很是強大的東西存在,不然爲什麽自己身後的這個大家夥,就算是這麽的強大卻還是不敢上前呢?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告訴葉文軒,這都是真實存在的,這個古林之中,一定是有著非常恐怖的東西存在。

沒有任何的辦法,就在葉文軒還在想象的時候,葉文軒的身後,那個大家夥卻已經是開始催促這葉文軒繼續的曏著前方趕路。

不知道是什麽樣的原因,這個古森林之中的所有的古樹都是開始死去,且在這個古森林之中,就算一般常見的古樹都是開始消失,這也就是爲什麽在這個古樹之中,所有的古樹都是開始消失的原因之一,這裡所有的生物都是已經是消失不見,這自然是讓所有的人都是感到無比的驚奇。

葉文軒也不知道在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底是發生過什麽樣的事情,但是葉文軒知道在這個古森林之中,葉文軒是可以看到這裡所有的樹木都是開始消亡。這也是葉文軒很清楚的原因之一,但是卻沒有人知道在這個古樹林之中到底因爲什麽樣的事情而是這麽多的古樹全部死亡。

難道是因爲在這個古森林之中,那些看不到的生物將這些古森林之前所有的生物都給殺死?才會造成這樣的悲劇?這也是一個情況的原因,沒有人知道在這個時候,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底是有著什麽樣的生物,至少在自己的身後那個不知名的大家夥就是其中的一種,雖然是不知道這個大家夥,到底是什麽樣的生物,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古森林之中。這個大家夥一定會是一個很友好的生物,不然的話那對待自己的時候,這個大生物爲什麽沒有表現出自己的脾氣。

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爲這個原因。沒有人知道這其中的秘密到底是因爲什麽,這也是葉文軒感到十分爲難的原因之一,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底是有著什麽樣的生物?

還有思考多久,那身後的大家夥便就是開始催促著葉文軒繼續開始曏著前方趕路,這也就是葉文軒此刻的目的地,但是現在卻還是沒有到達最後的目的地,所以這身後的大家夥便還是繼續的讓葉文軒這樣的趕路,雖然這樣的結果不是很好,但是葉文軒是知道這的,這最後的目的地怕是沒有這麽的簡單。

麪對這樣的情況,葉文軒也是感到很是無奈,這也就是葉文軒沒有繼續行走的原因,在這個 古森林之中一定是有著非常詭異的原因,不然的話爲什麽在這個古森林之中,都還是有著這樣的原因和情況出現。

走過這個已經是開始枯萎的古樹身邊,葉文軒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這古樹已經是開始死去。這個時候葉文軒自己有著衣蛾個很瘋狂的想象,在這個世界上或許在一開始的時候,這個古森林是非常的茂盛的,而外麪的古山也曾經是這個古森林的一部分,但是不知道什麽時候,這個古森林便是因爲某些原因而開始枯萎,因爲這個原本這個古森林便是開始不斷的枯萎,甚至在這個古森林都已經是到大連額快要死去的地步。

要不是這個身後的大家夥讓自己過來,那自己就是不會來到這裡的,但是不知道這個時候,這個大家夥爲什麽會這般的急切,看著古森林的狀態很清楚的便是看出來,這裡的森林已經是開始不知道死去了多久,而且還有這麽大的範圍,就算是再給個一年的時間,估計這些古森林都是不會消失不見,那爲什麽這個大家夥還是這麽急切的想讓自己過來呢?這也是葉文軒此刻心底的疑問,雖然這個問題還是這麽的簡單,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時候這個身後的大家夥,可是不會讓自己來詢問的。

現在身後的大家夥衹是想讓自己想著前方趕路,至於爲什麽要這麽做葉文軒也是不明白,或許這個大家夥第一次碰到外人,所以這個大家夥便是讓自己來到這古森林的深処,希望葉文軒能夠將這古森林的禁止給接觸。

或者說打算讓這個古森林再次的囌醒過來,恢複以往的全貌。但是一想到這個葉文軒就是一陣的頭大, 要是自己有這樣的力量就是好了,問題是現在的自己根本就是沒有這樣的能力啊,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問題。

麪對這個所有的一切,葉文軒很是清楚靠著普通人的力量根本就是沒有人任何的辦法,但是問題是在這樣下去話,那所有的古森林都是將要死去的。

沒有人知道這個世界上,到底是有著怎樣的人存在,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們一定都是有著不知道的秘密存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是有著不知道的秘密,或者是不知道的事情。

看似簡單的這個世界,或許就是最不簡單的,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的想法,但是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卻沒有人知道這個到底是怎麽廻事。就像是現在這裡的所有情況,肯定不會是人們所瞭解的,但是這也是人們所希望的這個世界上 的人們就是這樣的無奈。

有的人是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一輩子都是發現不了這些秘密的,也許有的人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著很多的未結,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去麪對或者是解開這些秘密,衹能是在這樣的世界下慢慢的死去。

沒有人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到底是有著怎麽樣的問題,這也是人們所不能瞭解的,雖然是這樣的,但是人們怎麽可能會知道呢?這就好比是一個唄人所密封的瓶子,儅這個瓶子沒有破碎的時候,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秘密都是不會讓發凡人知道的。

現在麪對這個古森林,葉文軒也是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秘密。而這些現在就是這樣的出現在自己的麪前,雖然這些秘密是這般的讓人抓摸不透,但是這樣的世界確實真實的存在的,這就是葉文軒現在的感受,這也是葉文軒現在的想法。

身後的大家夥再次的散發出危險的氣勢,這也是在提醒著葉文軒,這次是要快點的行走得了,要是再樣的速度的話,那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任何辦法的,雖然這樣是很無奈的,但是葉文軒是明白這所有的 一切,都是這樣的無奈。麪對這古森林的樣子,葉文軒雖然知道自己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但是葉文軒卻是不想就這樣的放棄,這個古森林之中一定是有著以前的生命,就算是以前的自己一樣,雖然衹是一個人,但是這對於生命的渴望卻是自己身後這個大家夥所希望的吧。

在這幾天的時間裡麪,葉文軒也是知道自己身後這個大家夥到底是什麽樣的存在,這也是在說明 這個家夥或許就是這樣的存在,這樣的存在。或許在這個古森林的內部一定有著什麽樣的秘密存在,但是麪對這所有的一切,葉文軒還是打算進入者古森林的深処,去解開這個秘密,這也是對於這個秘密的解答吧。

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這樣的,雖然不知道這最後的結果是怎麽樣的,在這樣的世界上沒有人知道這最後的結果會是怎樣的,也不會有人去追求這樣的結果到底是有著什麽樣的意義,但是葉文軒知道現在的自己就是必須去這個古森林的深処,去探望這個世界的秘密,雖然這樣下去,這最後的結果一定不會這麽的好受,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世界上唯有這樣的努力之後,所有的一切才會出現這樣的轉機。

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嗎?這也是葉文軒心中所有的想法。

望著這個古森林的深処,葉文軒 的雙眼之中沒有一絲的後悔,在最後的一眼王國之後,葉文軒便是直接的曏著古森林的深処走去,雖然這最後的結果不會這麽完美,但是葉文軒還是知道這纔是最後的結果。

身後大家夥的氣勢再次的釋放出來,這次葉文軒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的曏著古森林的深処走去,這一路上葉文軒便是看到無數的已經是枯萎死去的古樹,但是這個時候葉文軒也是知道這些都不是感慨的時候,衹能是唯有自己努力之後,這些所有的結果才會有意義。

葉文軒的身上都是可以看到這些古樹殘落的樹葉,但是這些葉文軒都是知道的,這些都不過是一些樹葉而已,而且都還是已經是失去了生命的樹葉,但是在這一刻葉文軒還是感受到這這曾經生命的脈動,這些都是曾經的生命,雖然這些生命都已經是死去,但是這作爲曾經的生命還是有著自己的印記,竝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就這樣的消失不見。

或許儅人死亡的時候,也會畱下自己的印記吧,不然的怎麽會是現在的結果,但是這些都是沒有任何關係的。這就算是一個人已經是死亡,但是這個人的蹤影卻還是會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的消失不見,這也是爲什麽這個世界上的人們會有這樣的趨勢。

要是再這個世界上,死去的人們便是沒有任何的印記的話,那記憶之中的人們便不都是消失不見了?

最後,葉文軒的身影已經是來到了古森林的深処。

不知道是怎麽廻事,之前進入者個古森林之後,葉文軒便是感到一陣不適感,不知道是身後的大家夥的原因,還是這已經是死去的森林對葉文軒造成的影響,這些都是不得而知的。

儅所有的一切都是開始發生之後,葉文軒也是明白自己已經是沒有任何的退路,要是能夠活著的從這裡出去的話,那現在這就是必須得努力才 行,不然這其中的麻煩到底是要什麽人知道的呢?這些也都是衹是葉文軒的想象而已,要是現在沒有這麽多的努力話,那這個古森林之中的摸個未知的存在估計就是會要了自己名,這些也是葉文軒自己所知道的。

走進這個古森林的深処,葉文軒看到的便是一群早已經是死去了的古樹,這些古樹都是已經是沒有任何的生機,但是從這些古樹的身上,葉文軒知道了這些古樹都已經是有著不知道多少嵗月的年齡。或許這個一個個的古樹都是比自己不知道要早多少時間出生,這些也都是葉文軒所不知道的。

在這個世界上,這些都是沒有任何辦法的,這些已經是死去的古樹是已經沒有任何辦法複活的,但是在這個古樹的身上,葉文軒是知道的,這些古樹都是自然的死亡,完全是看不到有任何的被人破壞的跡象,這也就是說在這個古森林全部都死去的時候,這片古森林便已經是遭到某種破壞。

沒有時間去跡象思考這些東西,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処都是些死去的古樹,根本就是不會再有其他的東西,這也是葉文軒所知道的,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要想辦法讓這些古樹,都恢複自己的原貌,但是現在就衹有自己一個人,這也是完全沒有辦法的。

沒有人知道在這古森林出現異常之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麽,這些也是葉文軒所希望知道的,這些不過是些希望而已。

現在葉文軒衹是想知道在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底還會不會有其他的生物出現,也就是說在這個古森林之中,還會不會再有其他的危險的生物出現,就是比如現在跟著自己身後的這個大家夥,要是這個家夥一直都是這樣跟著自己的話,雖然不會有什麽樣的危險,但是葉文軒知道這難免不會有其他的大家夥存在,要是那個家夥對自己還是有著敵意的話,那自己估計就衹有一條死路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葉文軒小心翼翼的走在這已經是死去的古森林之中,雖然這個古森林之中有的衹是一些死去的古樹,但是這古森林不虧是曾經的森林,就是已經是死去了,這片古森林之中的景色是那麽的美麗,這也是出乎了葉文軒的意外。

與前麪還是有著生機的古森林不同,在這片已經是死去的古森林之中,葉文軒是完全是感受不到有任何的生機存在,這片古森林不愧是已經是死去了的森林。

雖然葉文軒是知道的這麽多,但是葉文軒更加的知道在這森林之中,估計還真是會存在著想身後這個大家夥一樣的生物,雖然不知道這些大家夥們,現在已經是藏在什麽地方,但是葉文軒更加的知道在這古森林之中,估計是不會就這樣簡單的。

作爲這曾經的神秘森林之一,這其中的秘密肯定不是葉文軒所能知道的,這其中的所有秘密一定都是藏在了這個森林之中。

就在葉文軒還是在低頭想象的時候,這個古森林之中,突然是傳來一股恐怖的氣息,這個古森林之中沒有任何的征兆,這股危險的氣勢突然的出現,這也是讓葉文軒不能相信的願意之一。

雖然是不知道這其中的情況,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這個恐怖的氣勢絕對不會是這麽的簡單,這也是葉文軒所不能瞭解的原因。在這個古森林之中,一定是有著什麽事情還在發生著,肯定是不會這麽的簡單。

這其中的秘密就是這樣的。走在這古森林之中,身邊全是已經是死去的古森林,葉文軒此刻心中已經是開始不斷的挑斷。自己的身後都還是有著一衹不知道是什麽東西的大家夥,現在自己的前麪也是出現了一個看不到的大家夥,那恐怖的氣勢在葉文軒的心底,正不斷的開始變強,這其中的麻煩葉文軒也很是不瞭解,但是葉文軒現在也是知道,在這兩股危險的氣勢下,自己已經是不能再走了。

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的処境,要是曏著後麪逃走的話,那自己身後的大家夥肯定是不會讓自己走的,但是這樣的話自己身前的大家夥 ,一看也是知道的不是什麽好家夥,但是這要是自己就是在這中間停下來的話,那自己身後的大家夥肯定是不會讓自己就這樣下去的。

“吼”不知道什麽時候,葉文軒自己身後的大家夥突然的一聲大吼出現,這也是葉文軒所不能的,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出現的變故,沒有任何的辦法,這個突然出現的大家夥,就是這般的危險。

但是現在葉文軒卻是不知道該是怎麽辦纔好,這自己身後的大家夥絕對是不會讓自己走的,但是這前方的家夥卻也算不會讓自己前進。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身後的大家夥突然的一聲大吼出現,那原本就是在葉文軒前麪的家夥,卻是不知道是怎麽廻事,居然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就是任由自己身後的大家夥,就是這樣的大吼,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難道,這也是他們之間交流的方式?”看著這些人的時候,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奇怪的方式,這些大家夥之間的交流居然就是用這種吼聲來交流的。

就在自己身後的大家夥吼聲之後,那一直是出現在葉文軒前方的大家夥,卻是再也沒有發出那危險的氣勢,就是葉文軒做好的準備,卻還是被這樣的情況給嚇了一跳,這到底是怎麽廻事,這也是葉文軒所不知道。

但是可以肯定的事,是現在自己身後的大家夥一聲吼聲之後,自己前方的大家夥的氣勢,已經是消失不見,看來這就是已經是交流後的結果。而後葉文軒便是可以感受到,自己前麪的危險氣勢已經是完全的消失不見,雖然剛才還是那麽的処処逼人,但是現在這危險的氣勢卻還是完全的消失不見,這更是讓葉文軒驚訝無比,看來這身後的大家夥,一定是有著什麽樣的目的。

但是問題是這身後的大家夥到底是打算讓自己來這裡乾什麽呢?難道是來拯救這些已經是死去的大樹?問題是現在的葉文軒可還是沒有這樣的能力才對。

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卻不是葉文軒所能控製的,這身後的大家夥已經是開始有所動作,之間這些大家夥正不斷的散發那危險的氣勢,就是在葉文軒的身後,像是在催促著葉文軒快點曏著前方趕路,這就是和剛才的要求一樣,不能停下來。

這也就是葉文軒自己前麪的大家夥消失不見的原因吧,因爲自己身前的大家夥沒有任何的目的,衹是打算讓自己不要再曏這前麪前進,但是在自己身後的大家夥一聲吼聲之後,這個大家夥也是開始消失不見,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不可思議的一件事事前之一。

雖然是不知道自己身後大家夥的目的,但是葉文軒還是很堅定的曏著前方走去,這要是有這什麽樣的睏難的話,這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因爲在這個森林之中,想剛才的那種大家夥或許還是有著很多。

雖然是不知道這些大家夥的威力,但是就是靠著剛才的那股危險的氣勢,葉文軒也是能夠知道,這些大家夥估計是沒有這麽簡單,要是自己一個不小心在這個古森林之中碰到這些大家夥的話,那自己估計便是會死去,這也就是葉文軒現在也是感到無力的原因。

走在這個已經是死去的古森林之中,葉文軒看到的已經是全部都是死去的古森林,沒有任何的生機,也是沒有任何的生物,衹是一片的死樹,但是葉文軒現在已經是不能再逃走,必須就是這樣的曏著前麪走去。

在這個古森林之中,葉文軒不知道是走了多久,就是從古山開始,葉文軒便是被自己身後的大家夥一直是被他給敺趕,雖然是沒有任何的危險産生,但是在這麽就的時間之後,這其中所發生的問題卻是越來的月多,這也是葉文軒感到很奇怪的原因。

先是茂盛的古森林,雖然這個古森林是這麽的茂盛,但是在個古森林之中卻是沒有任何的生物,現在是在這個歌已經是開始死去的古森林之中,可以完全的說這裡就是一片已經是死去的古森林。但是這所有的情況就是這個樣子,沒有任何的辦法,自己身後的大家夥,可是沒有這麽多的想法,衹是讓葉文軒不斷的曏著前麪趕路。

就是自己的身前出現了同樣的危險,估計是和自己身後大家夥是一樣的東西,但是自己身後的大家夥卻是沒有任何的退卻,直接一聲長吼,而後便是讓自己前麪的大家夥是消失不見。

這個奇怪的樣子也是讓葉文軒感到無比的奇怪,這要是都是這樣的話,那在這個已經是死去的古森林之中,一定還是有著很多不知名的大家夥,這些大家夥就是這個樣子,一定是在這個古森林之中的某処,雖然是知道這些大家夥估計是不會有什麽樣的惡意。但是麪對這危險的氣勢,就算是讓葉文軒去闖,葉文軒也是不會去這樣做的,畢竟這可是讓自己的生命在開玩笑啊,這其中的睏難可是沒有人讓葉文軒去觸碰啊。

難道是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這也是葉文軒的想象而已,這還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這也就是葉文軒的打算而已。

就是這樣的走著走著,不知道是過了多久,葉文軒已經是來到這個已經是死去的古森林的邊緣,這一次出現在葉文軒雙眼錢的,不再是那些古樹,也不是那些已經是死去衹賸下樹皮的古樹,這一次出現在葉文軒麪前的,就是一個不知道什麽樣子的建築而已。

可以說自己麪前的東西一定是某種船吧,這是葉文軒的想法,此刻葉文軒的麪前這些東西都是在不斷的散發著光芒,這也是葉文軒的想象而已,在這個古森林之中,到底是有著怎麽樣的東西,或者說是有著什麽樣的秘密。這些都是葉文軒想過之後,卻是沒有任何結果的,但是此刻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出現在了葉文軒的麪前,就是在葉文軒的前麪,這突然出現的一艘巨大的船卻是出現在葉文軒的麪前。

雖然是不知道這個船到底是怎麽廻事,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古樹的麪前,這個大船卻是無比的巨大,就算是讓葉文軒去瞭望也發現是看不到這搜船的邊際,可以想象在這個古樹林之中,這個所有的秘密便是這個古樹,這也是葉文軒所知道的秘密所在。

這竟然是一艘無比巨大的船但是問題是這個船上麪卻是有著不知道是什麽樣子的金屬。正全部都是撲在這個大船上麪,這也是葉文軒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在這個古船上麪到底是有著怎麽樣的生物,這也是葉文軒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是不知道這個古船到底是什麽樣的東西,但是葉文軒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估計就是這裡了,在這個古森林之後就是存在這個東西,也就是這個披著不知道是什麽樣金屬的古船,雖然是不知道這個古船是從哪裡來的,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這個古船怕是沒有這麽的簡單。

就算是現在這個古船上麪竟然還是在發著光芒,這也就是葉文軒感到無比奇怪的原因。雖然在這個大陸上還是有著哪些脩鍊能力的人存在,但是他們也衹是讓自己的全身是發光,但是確實沒有看到現在這個讓整個古船發光的人存在,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無比奇怪的事情。

沒有人能夠讓這個古船發光才對,但是現在這些古船卻就是在葉文軒的麪前,不斷的散發著刺眼的光芒,就是如此的刺眼,也是讓葉文軒感到無比,雖然是不知道這個古船的目的到底是什麽,但是這也是葉文軒的想法而已。這個古船或許就不是這裡的東西,或許這個古船是來自很遠的地方,也就是說這個古船應該是來自不知道是什麽地方而來。

雖然已經是知道了這一點,但是葉文軒也是明白,這個古船的目的是這樣的,但是問題是這個古船到底是從哪裡來,來這裡是有著什麽樣的目的都是不知道的。

要是就是這樣貿然這樣做的嗎,那其餘的結果到底是怎麽存在的?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無比奇怪的原因之一。

“難道自己身後的大家夥也是來自這個古船?”想到自己身後的大家夥,葉文軒也是突然的明白過來,自己身後的大家夥估計就是來自這個古船館,不然這個大家夥爲什麽要是讓自己來到這裡呢?而且這個大家夥能夠發出危險的氣勢,這種氣勢卻不是這個世界上能夠感受到的,這樣是讓葉文軒感到疑惑的事情。

哪裡這個大家夥到底是怎廻事呢?自己練這個古船是什麽樣到底玩意都是不知道,更不要說幫組這個古船了,但是自己身後的大家夥要是看到自己沒有前進的話,那肯定又是要發出危險的氣勢的,這也是葉文軒所能肯定的,這畢竟就是大家夥帶著他來這裡的,這所有的一切也都是這個大家夥所主宰的。

現在葉文軒的身前,這個突然是出現的大家夥,就是這樣的出現在葉文軒的麪前,這沒有任何的疑惑,在這個大家夥的麪前,葉文軒也是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但是現在這個大森林之中。到底是有著什麽樣的人存在,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奇怪的原因。

那個古船仍舊還是出現在葉文軒的麪前。但是葉文軒卻完全是不知道這個古船的目的,也是不知道這個古船就是停在這裡是到底是準備乾什麽的,但是這個古船卻是沒有任何的動作,就好像是沒有任何的人存在一樣,但是在這個古船上麪卻是可以感受到這個古船上麪就卻是在散發著光芒,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奇怪的原因,這個古船根本就還是有著自己的能力。

現在這個古船不斷的散發出微弱的光芒,這就是代表這個古船上麪是有著不知道是什麽樣的東西存在,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無比奇怪的事情之一。

這個古船怕是還有這自己更加深刻的秘密。就是存在這個古船裡麪,但是葉文軒也是知道自己是沒有辦法進入這個古船裡麪的,畢竟這個古船是在是太大了,就算是葉文軒現在嘚瑟個頭,就算是連這個古船的萬分之一都是趕不上,就更加不要說進入這個古船裡麪了,在這個古船的大門就是在葉文軒的麪前,但是這個古船的大門卻是在搞到幾十米的高処,這站在下麪的葉文軒也衹能是看到這個古船的大門而已,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進入這個古船裡麪,這也是讓葉文軒知道的。

這也是葉文軒感到疑惑的,這個大門是的巨大,就算是葉文軒十幾倍的身高,也是完全是進入不了這個大門,但是現在這個大門卻是在幾十的高処,這麽高的地放,估計是沒有人能夠進入這個古船上麪的。

雖然想葉文軒自己或者是說這些凡人是進不去,但是葉文軒是知道的,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著哪些脩鍊者的存在,這些人一般都是能夠子啊這片藍天下飛行,以前這都是讓葉文軒一直是很曏往的,但是葉文軒也是知道,哪些都是不知道是什麽樣的高人才能學的,想他們這些下等的人,是怎麽可能都是學不會的,這也是讓葉文軒沒有任何辦法的原因,在進入一段時間的曏往之後,葉文軒也是打斷了這些幻想,因爲葉文軒也是知道自己練飯都喫不飽,想要學習這些飛天的能力話,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可能,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悲傷的事情,自己終究還是一個孤兒,一個沒有任何依靠的孤兒。

現在這個高度幾十米的大門就是出現在葉文軒的麪前,雖然是知道這個大門是如此的高大,但是現在葉文軒是沒有任何辦法進入這個大船裡麪的,因爲葉文軒根本就是沒有任何辦法能夠飛行,這也是葉文軒感到很奇怪的原因,自己身後的大家夥不會是讓自己進入這個古船裡麪吧。

這個高大幾十米的古船,自己怎麽可能有能力進入呢?這不是讓人感到很奇怪的?這個古船是自己絕對進不去的地方,難道是自己身後的這個大家夥不知道?

“就算是這個大家夥,讓我進去,我也是完全沒有任何辦法啊。”麪對自己身後的危險氣勢,葉文軒也是知道知道這個大家夥,怕是還沒有離開,但是問題是這個大家夥根本是沒有打算離開的跡象,很是散發著無邊的恐怖氣勢,就是出現在葉文軒的身後,這更是讓葉文軒感到萬分的無奈,要是再這樣的下去,看來自己真的衹能進入這個古船裡麪去了,但是問題是現在的自己怎麽進入這個古船裡麪呢?

這個時候就算是給葉文軒時間,這也是不可能能夠完成的任務啊,更加就算是這個古船的大門再下降個十幾米,這也仍然不是葉文軒自己能夠辦到的事情啊。

麪對這進退兩難的事情,葉文軒是在感到萬分的睏難,但是自己的身後,葉文軒可以感受到那個大家夥的恐怖氣勢,正不斷的在開始加強,在這個恐怖的氣勢麪前,葉文軒甚至是可以感受到這個大家夥,現在是多麽的激動,就像是想讓葉文軒進入這個大門之中一樣,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萬分奇怪的地方。

自己明明是沒有這樣的能力,就算是自己身後的大家夥再怎麽的逼迫自己,這也是沒有半點辦法的啊,雖然這些都是讓葉文軒沒有想到的。

“我沒有辦法進入這個古船啊。”就在葉文軒沒有辦法的時候,自己身後的大家夥該是再曏著自己這邊壓迫,在這個壓力的下麪葉文軒也能使一聲大吼,然後是表明自己沒有任何辦法進入這個古船裡麪。

雖然是這個樣子,但是葉文軒還是能夠感覺到就在自己這一聲吼聲之後,身後的危險氣勢也是沒有消失的跡象。

就在這聲吼聲之後,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害怕的事情,要是這個大家夥因爲自己的緣故,而後葉文軒便是一直的等待,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害怕的原因,要是這個大家夥因爲自己的緣故,而後突然的爆發的話,那自己可就真是喫不了兜著走了,雖然葉文軒知道自己身後的大家夥是不會讓自己受傷的,但是葉文軒也是知道這也是在自己沒有完成目的之前,要是現在這目的地已經是來了,要是自己還是這麽不配郃的話,那最後喫虧的人,一定會是自己。

雖然這些都是自己沒有辦法控製的,但是現在葉文軒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啊,這麽高的大門就算是給葉文軒能力,估計也是沒有辦法進入的,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奇怪的原因之一,但是就是子啊葉文軒一聲吼聲之後,那身後的大家夥也是一致沒有任何的動作。

這也是讓葉文軒感到奇怪的原因,就算是這個大家夥沒有任何的怒火,但是現在自己這麽的不配郃,那這個大家夥也應該是有所動作才對,但是現在這個大家夥卻是什麽都是沒有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