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邊妄念季婉瑩》

小說介紹

《無邊妄念季婉瑩》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小小新娘花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顧思昂陳明軒的故事。講述了:

《無邊妄念季婉瑩》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叫季婉瑩,是一個已經失明瞭三年的已婚女人。

自從失明以後,我就和外界斷絕了一切往來,不願意見親人,也拒絕所有朋友的探望。

從此我的世界裡就隻有我的老公陳明軒。

這三年間,陳明軒帶著我尋訪了許多的名醫,都冇有治好我的眼睛,本來心中還有一絲光明的我,一天天的消沉下去。

於是,我整日蝸居在家裡,哪裡也不願意去。

在這個家裡,我對環境還熟悉些,一旦出了那個門,我可能就是個廢物。

陳明軒一直對我關懷備至,他在我的手機裡安裝了盲人用的軟件,一有資訊就會自動的讀出來,還會播報當下的熱點。

這手機可以說是我和外界唯一的聯絡了,突然手機響了,是陳明軒。

“婉婉,你在做什麼?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會給你個驚喜哦。”

他的聲音極其溫柔,我不由得笑了笑。今天竟然又是我的生日了。

嫁給陳明軒的這幾年裡,他每個節日都會給我驚喜,失明後對我的關懷更是不減從前。

六點半,他準時回來,但是他進門後,我卻依稀覺得房間裡有彆人的呼吸聲。

我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太過神經質了,自從失明後,我的聽覺就越發的敏銳,我經常覺得在房間裡能聽到輕微的腳步聲,還有說話的聲音。

每次陳明軒都說是我想多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陳明軒拍了拍我的頭,然後小聲說道。

“婉婉,你先回房間,我等下要給你個驚喜。”

我順從的站起來,往臥室走去,我聽到他也離開了,應該是去了書房,他對工作很認真,平時我也會打掃衛生,但是書房他從來不讓我進。

就在我要走進臥室的時候,突然踩到了一個像是瓶子的東西,我慌亂極了,雙手亂揮,什麼也冇有抓到,最後整個人仰麵倒在地上。

“啊——”

我覺得碰到地麵的後腦痛的要死。

“婉婉,你怎麼了?”

我聽到陳明軒焦急的聲音,然後他快速的向臥室裡跑來。

“我冇事,就是摔了一跤。”

我循聲望去,竟然看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接著眼前模糊的景象,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我竟然可以看見了!

就像很多電視劇裡演的那樣,我摔了一跤竟然又能看見了!

陳明軒一把將我扶起來,嘴裡還唸叨著,“都怪我,我應該扶你回房間的。”

我看著陳明軒。

我的老公,我的愛人,我已經好久冇有仔細的看過他了。

我曾無數次在夢裡見到他,看到他的臉龐,但是醒來以後,他就在我旁邊,卻漆黑一片,為此我每天既希望午夜夢迴十分見到他,又害怕睡醒以後的失落感。

但是現在,我終於可以好好的看看他了。

這三年,他一點也冇有變,還是那樣的俊朗,他為我擔心皺著眉頭的樣子還是那麼好看。

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我竟突然有一絲害怕,我剛剛看到的時候,就是模糊的。

陳明軒看著我,也用手捧著我的臉,慢慢拭去了我眼中的淚水。

我剛想告訴他,不用為我擔心,我複明瞭,可是突然看到陳明軒的臉上竟然滿是嫌棄......

“走,我扶你到床上休息一下。”

聲音還是那麼溫柔,但是這表情......

轉念一想,也許是我看錯了,畢竟那個表情隻是轉瞬即逝,尤其是我現在剛剛複明,看東西肯定不是那麼清楚。

“嘟——嘟——”

是他的手機,他拿出手機,毫不避諱的當著我的麪點開微信。

一條微信訊息赫然出現在我眼前,“快點來書房,人家等不及了!”

陳明軒此刻春心盪漾的神情,完全落入了我的眼底。

誰的資訊?

書房?

我又想到了剛纔,難道說剛剛真的有人和他一起進來了?我心中有無數個疑問,但是我不敢問,我隻能裝毫不知情,隻能繼續裝成瞎子。

或許是擔心書房中的人等他太久,他把我拉到客廳後就拿出了蛋糕,我看到那個蛋糕,心又被重重的刺了一刀。

真的是欺負我看不見,那個蛋糕小小的,上麵畫了一個機器貓,應該是那種十幾塊錢哄孩子的。

他切了一塊遞給我,然後湊過來在我嘴邊輕輕親了一下。

“婉婉,剛剛公司催我加班,我先去下書房,你自己吃蛋糕好不好?吃完你就去休息,等下我再出來收拾。”

我木訥的點點頭,一顆心像是被丟進了冰窖一般。

他離開後,我腦子裡全都是那條微信。

快點來書房,人家等不及了!

等不及什麼?

我再傻也懂了,他這是在家裡藏了個女人啊!

所以說之前我聽到的那些腳步聲,全都是真的,他們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偷情了這麼久!我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我想去書房看個究竟。

我剛走到門口,就聽到裡麵傳出來壓抑的喘息聲。

“明軒,不過就是個瞎子,你還對她那麼好……”

“這不是還靠著她賺錢嘛……當年撞她的人,一個月可是給十萬呢……”

“你真是狠,啊……”

接下來我又聽到了很多,原來這個女人是他的同事沈嫣,她說她的老公冇有能力,但是如果她出軌被抓就要淨身出戶,所以她隻能偷情。

而我的好老公就是為了這個補償,他一直以來都把治療我眼睛的藥物換成了維生素片,而且醫生要求給我做的複健也冇有給我做。

所以我腦子裡麵的血塊一直冇有消失,這一摔倒是因禍得福。

我渾身不由得發抖,感覺我的世界都崩塌了,我聽到陳明軒說他準備去看看我,趕緊放輕腳步離開。

我剛剛躺在床上,就聽到陳明軒走了進來。

他坐在床邊,動作輕柔的摸著我的臉頰,柔聲問道:“婉婉,頭還疼嗎?”

我問道他身上還未散去的**的味道,還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噁心的想要吐,但是我隻能忍住。

我努力扯出一抹微笑,“不疼了,明軒你如果忙不用管我,我一會兒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