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要打電話去外麵打。”張行長麵色微冷,“不要堵在這門口!”

“就是,想叫陸董過來?你要是真認識陸董,會連手機都買不起嗎?”先前態度不錯的那位迎賓揶揄道,“我要是你,吹牛逼就吹厲害點,直接說這百花銀行就是你的,他不香嗎?”

“趕緊滾!”保安頭嗬斥。

與此同時,

百花大廈頂樓。

董事長辦公室。

一名六旬老者,正在閉目享受著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正聽到一半,忽然、辦公桌裡傳來一陣響亮的**,以及震動聲。

猛的,老者睜開雙眼。

像是打雞血似的,一下子拉開辦公桌的抽屜,抽屜裡有個小型保險箱,他打開保險箱,赫然可見,裡麵是一步衛星手機。

此刻,那手機不斷震動,響徹。

老者正是陸雲生!

他凝視眼前的衛星手機,老眼中,竟是出現了一絲淚花!

四十年了!

整整四十年,他等的人,終於要來了嗎?

他顫顫巍巍的探出手,按下接聽鍵:“主人......您,終於來電話了!”

“什麼?”百花銀行,秦昊一臉納悶兒,問道,“你是陸雲生嗎?”

“對,我是。”聽著電話裡那陌生的聲音,陸雲生有些疑惑。

“是你就好,趕緊下來,我來你們銀行取錢,結果被保安攔下來了,給你三分鐘,三分鐘之內我冇見到人,我就殺到你辦公室去。”

說完,

秦昊懶得廢話,直接掛斷電話。

百花董事長辦公室。

“快!”陸雲生找來秘書,“快準備好電梯,二十秒後,我要下樓!”

陸雲生不知道電話對麵是誰。

但,

這普天之下,隻有一個人能打通那部衛星電話!

而那個人,在他眼中是神仙般的存在,他的財富、權勢、一切的一切,都是替那人打理!

也就是說,能打通這個電話的,和他主人必定有密切關係。

陸雲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的下樓,他的秘書、保安、還從冇見到他這麼慌張過。

“小子,要等陸雲生可以,去門外等。”張行長嗬嗬冷笑,一個臭小子,還打給他們董事長?吹什麼牛逼,“隨便打個電話就說是我們董事長的?我都不好意思戳穿你!”

“滾吧!”

“再不滾,我們就要動武力了!”

“小子,百花銀行不是你隨意撒野的地方!”

“......”

“電話也打了,咱們走吧!”宋嫣然拽著秦昊就要離開,被這麼多人看著,她感覺丟死人了,帶著幾分哀求,“咱換個農業銀行取,行嗎?你再不走,我可一個人走了!”

“不行!”

秦昊表示拒絕,一把將她拽回來:“你不能走,說好的要給你五千,你必須拿。”

“我......”宋嫣然滿臉通紅,對周圍的人道,“我不認識她,真的,我隻是個出租車司機,你們信嗎?”

“煩死了,張行長,你到底能不能解決!”銀行裡,王海很不爽的道,“不能解決直說,老子親自動手,媽的,一個小崽子你浪費這麼久的時間。”

“小朋友,我的耐心有限,王先生已經非常非常不高興,他是我們的重要顧客,他不高興,我也很不高興!”張行長不爽的道,“動手!”

“是!”

行長有令,六個保安當場就要動手。

但就在這時,

叮咚!

銀行內部電梯忽然傳來聲音,接著、百花董事長陸雲生,從裡麵走了出來,他身後跟著百花集團,銀行部總裁,柳清雪。

“董事長!”

“陸董!”

銀行內,一個個詫異不已。

董事長?!

真來了?!

張行長傻眼。

巧合,一定是巧合!

一個臭小子,怎麼能叫來董事長?

然而,下一秒、陸雲生就掃過場中每一個人,氣度不凡、威嚴的道:“剛剛......是誰給我打的電話?”

**?

這話一出。

所有人全部心頭一跳!

陸雲生真是被電話叫下來的?不過......看情況他應該不認識這年輕人啊,什麼情況?

“多半是那小子從哪裡拿到了陸董的電話,剛剛那樣跟陸董說話,陸董肯定是過來收拾他的!”

“不錯!”

“一定是這樣!”

眾人小聲猜測。

“你就是陸雲生嗎?電話是我打的!”

秦昊對陸雲生揮手,“我過來取錢,嗯、這封信是給你的,我要取一千億!”

“小流氓,你瘋了嗎?!”宋嫣然實在是無語了,要不是秦昊死死拽著她,她早就跑路了,騷擾陸雲生這樣的人物,那不是作死嗎?

她嚇得心驚肉跳。

陸雲生一身唐裝,顯得樸素淡然,走到秦昊身前,接過信封,打開,仔仔細細的看著上麵的每一個字。

“撲通!”

六十歲的陸雲生突然一**坐在地上。

這一幕,

把所有人嚇了一跳!

“董事長,您這是乾什麼?”張行長急忙獻殷勤,跑去攙扶,“董事長,您冇事吧?”

“董事長!”

“滾!”

“都滾開!”

陸雲生自己起身,一把將張行長推開。

繼而,

令所有人驚駭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他向前邁出三步。

突然,

身子一彎。

“撲通!”

單膝跪在秦昊身前:

“奴仆陸雲生拜見少主,少主迴歸,雲生有失遠迎,請少主贖罪!”

“這些人如何處置,請少主發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