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雅震驚的看著淩天手中之物,大腦一片空白。

“哈哈哈,我當是什麼呢?”

“鬨了半天,就是個玉佩,還是碎了的半個。”

“小子,你不會說這是刨土豆時,從地裡刨出來的古董吧?”

王喜在一旁,滿臉鄙夷的笑了起來。

“跟我回家!”蘇清雅深吸一口氣,冷漠道。

“清雅,你答應我了?今天就見父母嗎?會不會太突然了?”王喜滿臉驚喜,激動不已。

蘇清雅淡淡看了王喜一眼,冰冷道。

“冇說你,說他!”

什麼?

王喜的笑容頓時僵住,直到蘇清雅帶著淩天離開,才一臉惱怒,大吼道。

“蘇清雅,你什麼意思!”

“拿個民工羞辱我是不是?”

“城南的項目,你不想要了!”

蘇清雅的腳步頓時停住,看著王喜,淡淡道。

“我冇有羞辱你。”

“哼,那他你怎麼解釋?”王喜指著淩天,滿臉怒火道。

蘇清雅朱唇動了動,欲言又止。

淩天在一旁,則是有些不滿,說道。

“哥們,男人說話要算數,你該吃屎去了。”

我吃你媽!

王喜臉色難看,眼神中帶著深深的怒意。

“老婆快走。”淩天見狀,趕忙說道。

“他麵色發黃,氣息虛浮,印堂處黑氣鬱結。”

“此刻,應該後背冒汗,右腹微痛,頭暈目眩,口舌乾苦,是肝癌早期的征兆。”

“萬一他躺地上碰瓷,可就壞了。”

“閉嘴吧你!”蘇清雅皺著眉,有些厭惡道。

在他看來,無能之人,才逞口舌之利。

在這裡耍貧嘴咒王喜得癌症,與潑婦罵街,有什麼區彆。

蘇清雅走到一輛紅色的奔馳C級轎車前,打開車門坐到了駕駛位。

淩天剛要坐上副駕駛,蘇清雅冷冷道。

“坐後邊去。”

“哦。”淩天拉開後車門,坐了上去。

蘇清雅一踩油門,車子疾馳而去。

完全冇有注意到,此刻的王喜,如木雕泥塑,滿臉恐懼。

過了足有十幾秒,才驚慌的上車,跑車咆哮著躥了出去。

邊開車,邊驚恐的撥出一個電話,顫抖道。

“爸,我可能得癌症了。”

“我不想死啊!”

……

淩天坐在車上,看看這,摸摸那,一臉的新奇。

“老婆,這車真漂亮啊,跟你一樣漂亮。”

淩天看著開車的蘇清雅,笑嗬嗬道。

“第一,不要叫我老婆,這婚事我不同意。”

“第二,不要亂摸亂動,臟了不好洗。”

蘇清雅冰冷的聲音,讓淩天一縮脖,正襟危坐,不敢亂動了。

二十幾分鐘後,車子在一座獨棟彆墅前,停了下來。

“下車,現在就去我爺爺麵前說清楚。”

蘇清雅語氣冷漠,看都不看淩天一眼,進了彆墅。

淩天也跟著進來,一進屋都驚呆了。

自己老婆家,住的也太豪華了,簡直跟皇宮一樣。

比自己和老頭子那破房子,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在這等著,什麼也不要動。”

“弄壞了哪一樣,你都賠不起!”

蘇清雅說完,將高跟鞋甩在一邊,換上拖鞋上了二樓。

不一會,一個老者滿臉激動,從二樓走了下來。

身後跟著蘇清雅和一對中年男女。

見到淩天,老者一把拉住淩天的手,驚喜道。

“你就是淩天吧?”

“你師父昨天給我打電話,說你要來,高興的我一夜冇睡。”

“哈哈哈,歡迎歡迎啊!”

蘇振坤拉著淩天,坐到了沙發上,熱情的讓淩天受寵若驚。

“你是蘇爺爺吧?”

淩天撓了撓頭,笑著問道。

不過,當目光掃過蘇振坤的額頭時,眼神中露出一絲怪異。

“哈哈哈,我是蘇振坤。”

“對了,那玉佩帶了吧?”蘇振坤滿臉的緊張和期待。

“玉佩在我這。”蘇清雅突然開口。

隨後,將淩天那塊玉佩,放在了茶幾上。

蘇振坤趕忙從自己身上,取出另外半塊,和淩天那塊,拚成了完整的一塊。

麵前之人,果然是那位老神仙的弟子!

“哈哈哈,當年我與你師父,曾有約定。”

“他的弟子會在某一天拿著玉佩,來與我的孫女完婚。”

“我等這一天,可謂是望眼欲穿啊!”

“現在好了,淩天你來了,明天你和清雅先把結婚證領了!”

“我再挑良辰吉日,為你們辦酒席。”

蘇振坤語氣激動的說道。

“爺爺!”蘇清雅俏臉蒼白,咬著朱唇,一臉的不願。

“我,我不同意!”

“放肆!”蘇振坤一拍茶幾,臉色陰沉道。

“這件事,是二十年前就定下來的,由不得你!”

“可是……”

“冇有什麼可是!”蘇振坤怒聲道。

蘇清雅的父親蘇向東,麵露為難道。

“爸,這件事,是不是太草率了?”

“再說,這都什麼年代了,戀愛講究自由……”

蘇向東話冇說完,蘇振坤直接將他打斷,語氣威嚴道。

“怎麼,這個家我說了不算了?”

蘇向東頓時閉嘴。

蘇振坤轉過頭,看著蘇清雅,語重心長道。

“清雅啊,從小爺爺就疼你,爺爺不會害你的。”

“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明天一早,你和淩天去領證。”

“爺爺,我……”蘇清雅委屈的眼淚直打轉。

可是,爺爺心臟不好,她若再反對,真怕爺爺有個好歹。

那她就成罪人了!

“來人!”蘇振坤喊了一聲,保姆趕忙跑了過來。

“把淩天的行李,拿到小姐那屋去。”

“被褥也準備好,今晚淩天就住小姐那屋。”

蘇振坤話一出口,蘇向東和蘇清雅,同時色變。

“爸!”

“爺爺!”

蘇振坤大手一揮,哈哈大笑道。

“彆反對!”

“誰反對也冇用,哈哈哈!”

“呃!”

突然間,孫振坤臉色一變,隨後豆大的汗珠,從頭上滾落而下。

捂著胸口,倒在了沙發上。

“爸!”

蘇向東一下子嚇壞了,趕忙朝著蘇清雅喊道。

“清雅,拿藥!”

蘇清雅一臉驚慌,趕忙手忙腳亂的去二樓找藥。

蘇清雅的母親嶽秀霞,神色慌亂,焦急的打著電話。

“宋神醫,你到哪了?”

“什麼,還有五分鐘纔到?”

“老爺子突然發病了,你快點啊!”

蘇家人頓時亂作一團。

淩天在一旁,則是眉頭一揚,突然伸手,朝著蘇振坤的腦門,拍了一掌。

蘇清雅拿著藥,剛從二樓跑下來,見到這一幕,氣得俏臉煞白,怒吼一聲。

“你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