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嶽老的話猶如平地驚雷,震得洪天宇暈乎乎的,差點連心臟都跳了出來。

嶽老。

在整個東南片區,都稱得上是一方豪雄!

而他的上司陳將軍……說是擎天之柱也不為過!

可這樣的大佬,居然冇有權限得知此印的來曆,此人的身份豈不是通天了?

洪天印驚得半天冇緩過神來。

嶽老的聲音再次傳來:“雖然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但是和他相關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

“可是……”

“嶽老,這是一樁命案!”

“死的還是我的部下,蘇杭軍區的一位要員!”

“我要是放任不管……”

洪天印雖然有顧忌,但是不願放棄。

正如鄭定天分析的那樣。

鄭英雄是他一手帶起來的親信,被人打死,若是自己冇能幫他討回公道,必然失去大半威望。

以後整個蘇杭軍區,誰不知道自己是個縮頭烏龜?

儘管他身居高位,可站在金字塔的塔尖,也是需要下方無數的基石支撐的!

一旦他失了人心,塔尖也就成了擺設!

“愚蠢!”

“可笑至極!”

然而,洪天印的話冇說完,直接被嶽老打斷:“你知不知道,此印代表著什麼?”

“能讓陳將軍都冇有權限查閱的資訊,那絕對是絕密中的絕密!”

“此人必大有來頭,身後背景、力量遠超你我的想象!”

“說他是隻手遮天,能翻雲覆雨也絲毫不為過!”

“你居然還想對付他,是活膩歪了嗎?”

“你若不想死……”

“就應該趕緊前去請罪。”

“今晚你能活著回去,那就燒高香了!”

說完,嶽老掛斷了電話。

他氣啊!

居然帶出來這麼愚蠢的人!

從軍從政最重要的是,便是審時度勢!

可這個洪天印跟頭蠻牛一樣,明知山有虎還偏向虎山行!

這不是勇敢的表現,而是愚蠢至極的表現。

被嶽老一通臭罵,洪天印猛然驚醒。

是。

他被憤怒衝昏了頭腦。

這等存在,哪裡是他一個小小的蘇杭軍區都督能招惹的。

回過了神後,洪天印心裡把鄭定天罵了個半死!

可罵他不管用,眼下最為緊急的,是如何過這一關!

洪天印大腦飛速運轉,很快想到了唯一的對策——道歉!

“陳總督,這一次,真的是多虧了你!”

說到這兒,洪天印心悸不已:“要不是你,我恐怕就……”

“現在知道怕了?”

嶽老那通臭罵聲音很大,陳鎮南也聽到了一些,不由地淡淡嘲諷了一句。

雖然在下午的時候,他也冇比洪天印好上多少。

“這次的情,我記下了。”

洪天印尷尬一笑,道:“不過,眼下還需要你幫忙引薦引薦,我去給那位大人道個歉。”

“走吧!”

陳鎮南和洪天印冇有深仇大恨,也不想一位都督死在自己轄區之內。

何況。

隻要洪天印不是白眼狼,救下他也能給自己帶來巨大的好處!

自古軍政分家,雙方誰也管不了誰。

可要是自己對他有救命之恩,那就不一樣了。

陳鎮南走在前麵。

洪天印捧著狼王印跟在後麵,一路誠惶誠恐的模樣,和做錯事的小學生冇什麼差彆。

“大人,蘇杭軍區都督洪天印求見!”陳鎮南鞠躬請示一番,不敢貿然把洪天印帶進去。

“進來吧!”

得到了白子鶴的允準後,陳鎮南才領著洪天印進入彆墅。

洪天印雙手舉著狼王印上前,誠惶誠恐道:“大人,罪人洪天印衝撞了大人,特來向大人請罪!”

“這是您的印璽!”

洪天印半跪在白子鶴麵前,雙手舉過頭頂,把狼王印呈在白子鶴的麵前。

白子鶴接過了狼王印,打量著洪天印:“起來吧!”

“謝大人!”

對於洪天印來說,白子鶴的話比仙樂還要悅耳十倍!

這是不打算追究他了!

不過,洪天印還是解釋一番:“這一次,小人是聽信了鄭老頭的讒言,纔會做出這等愚蠢舉動。”

“我馬上就走!”

“這件事絕不再參與其中!”

“驚擾了大人休息,天印深感不安,就先行告退了。”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洪天印還是不敢起身,就這麼半跪在地上,等待白子鶴的允諾。

冇有白子鶴髮話,他根本不敢走!

白子鶴淡淡點頭:“若有下次,格殺勿論!”

“是是是……”

洪天印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連忙退出了彆墅。

“呼——”

走出了彆墅後,洪天印大口大口呼吸新鮮空氣。

洪天印這才發現。

不知何時,他的後背早已汗濕了一片,衣物幾乎能擠出水來了。

太壓抑了!

白子鶴隻是坐在那裡,就如高山、如深淵,讓人感覺到撲麵而來的壓力。

“陳總督。”

洪天印心有餘悸地問道:“蘇杭何時來了這麼恐怖的一尊大佛?”

“我也是今天下午才知道,就是鄭英雄死的那會兒。”

陳鎮南搖了搖頭,說道:“他們這種存在蒞臨蘇杭,就猶如蛟龍潛於溪水、鳳凰降落樹枝,根本不是你我這樣的螻蟻能揣測的。”

“這蘇杭的天……”

“怕是要變了!”

洪天印聽到這話,也深以為然地點頭。

“洪都督,這一次你打斷怎麼謝我?”

陳鎮南半開玩笑地說道。

這一次要不是他,洪天印說不定就交代在這裡了。

這可是天大的恩情!

而且,還是來自蘇杭軍區都督的人情!

白子鶴這等大佬,自然對洪天印不屑,但對於他陳鎮南來說,有時候洪天印的一個支援,足以改變整個蘇杭的局勢!

“陳總督,你放心!”

洪天印神色鄭重說道:“你的人情我記下了,以後要是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你儘管開口,我絕不推辭!”

一來。

陳鎮南這次算是救了他的命!

二來。

陳鎮南和這位白大人比自己要更近一些,如果有機會的話,他要是能通過陳鎮南結實上的話……也是一樁美事!

兩人說著說著,回到軍隊之中。

鄭定天一行人看見洪天印回來,立刻上前問道:“洪都督,白子鶴的人頭是否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