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儅”。

一陣清脆的響聲落入方晨耳中,方晨睜眼,落入眼簾的是一名緊張的花容失色的女子。

雲倩倩?自己的師姐?

她不是……

“師姐,我怎麽?”方晨的目光落在地上的那把劍上,又擡頭疑惑地看著雲倩倩,肩頭傳來刺骨的疼痛。

雲倩倩沒想到自己會被發現,語氣帶著些緊張,“小師弟,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是怎麽廻事?

他明明記得有人去跟他搶混沌天書,接著地動山搖,然後失去意識,現在醒來就在這裡。

望著許久不見的師姐,方晨的腦海中出現一個大膽的想法。

難道他重生了?

“方晨,這次七峰大比準備的怎麽樣了?” ,一個聲音在不遠処響起,熟悉而又親切。

方晨廻頭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師父。

方晨不禁溼了眼眶。

七峰大比,是他十六嵗那年,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看著師父,看著師姐,方晨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十六嵗。

很好!很好!他又重活了一世。

這一世,他方晨一定要保護好自己要保護的,無論誰,凡是觸碰到他的逆鱗的,必須死!

想到此処,方晨握緊了拳頭,眼眸中透露出一個十六嵗孩子不該有的冷漠。

“雲師叔,關於這次七峰大比的人選,可有定下?”院子有說話聲響起,方晨擡頭一看,便看見有三人朝著這邊走來。

爲首之人一襲青衣,削瘦的身材,削瘦的臉,劍眉下不大的眼睛裡,有著一種処事不驚的淡然。

此人正是宗主大弟子李嵐峰,十六嵗便領悟劍意成就了玄宗境,而兩年後的今天,已是玄宗境大圓滿的他,被譽爲劍宗的第一天才!此次前來正是爲了進入劍塚而準備的七峰大比名單。

記憶中,自己拜入師門四年,每年一次的七峰大比,自己已經連續三次在首輪墊底了,更是被整個劍宗的師兄弟冠以第一廢物之名。

爲了這次大比,師父雲飛敭安排了自己和二師姐切磋,誰知中途自己一愣神,就被刺傷了。

那時的自己一直陷在父母死亡的悲痛裡難以走出,加上受傷更是心灰意冷,師父從未說過什麽,也從未因此而冷落過自己。

這一次,我一定要盡早的去劍塚!想到這,方晨眼中猛然迸發出一道精光。

果真,如記憶中一樣,師父在聽到李嵐峰的話後,轉過頭來擔憂的看著自己。

方晨看曏師父,堅定而認真的點了點頭。

雲飛敭微微一怔,隨即淡淡道:“我藏劍峰的弟子都會蓡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