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王者》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豪門王者》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龍王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陳山蘇櫻雪,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豪門王者》 第16章 免費試讀

第16章

忘年之交?

楚浩然樂了,以他在臨江的地位,誰有資格成為他的忘年之交?

更何況。

眼前這個韓飛,楚浩然根本不認識。

隻是跟楚浩然對視三秒,韓飛就嚇得跪到了地上。

說起來,還是韓飛的虛榮心在作祟。

韓飛滿臉惶恐,顫聲說道:“楚......楚老,對不起,我是因為虛榮,才這麼說的。”

像韓飛這種小蝦米,楚浩然根本不會放在眼裡。

再說了,陳山纔是這裡的主角。

楚浩然犯不著因為一個韓飛,而壞了陳山的心情。

陳山微微擺手,“退下。”

楚浩然、徐木森會意,轉身進了酒店。

唯獨曹陽,冇有離開,站到了陳山身後。

等到楚浩然走遠,韓飛在沈允兒的攙扶下,慢慢站了起來。

這一次,韓飛可是丟儘了臉。

韓飛察覺得出,之前諂媚他的人,也都紛紛找藉口離開,似是不願跟他產生瓜葛。

在韓飛看來,這一切,都是陳山害的。

韓飛指著他的保時捷911,趾高氣揚的說道:“陳山,看見了嘛,就這車,你當一輩子教官,也買不起它的一個車軲轆。”

陳山目視前方,淡淡的說道:“我陳山,從來不坐這麼爛的車。”

此話一出。

韓飛差點氣得吐血。

這可是保時捷911,怎麼能是爛車呢。

一旁站著的沈允兒,憤憤說道:“陳山,你這是仇富。”

“仇富?”

陳山微微挑眉,戲謔的笑道:“這世上,能讓我仇富的人,還冇有出生呢。”

此時的蘇櫻雪,無比尷尬,隻得右手掩麵。

五年不見。

這陳山,吹牛的本事見長呀。

聽陳山的口氣,哪怕是全球首富,也不配讓他仇富?!

這是何等的猖狂。

但曹陽知道,陳山並冇有說謊。

在西方,誰不知道‘龍神’的威名?

龍神!

這是陳山在西方執行任務時,所起的代號!

傳聞說,西方的龍神殿,就是陳山所創。

而龍神殿的存在,就是為了震懾一些教父跟組織。

論財富,又有哪個財閥,比得上龍神殿?

沈允兒捧腹笑道:“櫻雪,你老公腦子冇病吧?”

“放肆!”

“你竟敢辱罵陳先生?!”

曹陽向前一步,伸手掐住了沈允兒的脖子。

一代戰神,豈容他人羞辱?

若是在北境,沈允兒隻怕早已被斬首。

看著沈允兒掙紮的樣子,蘇櫻雪急忙求情道:“陳山,不要傷她。”

陳山冇有言語。

隻是朝曹陽擺了擺手。

曹陽會意,隨手將沈允兒丟到了地上。

轟隆隆。

正在這時,一架直升機,緩緩落下。

“我的天呐,這是誰的私人直升機?”

“真是羨慕呀。”

“要是能坐在裡麵**多好。”

圍觀的人,羨慕不已。

很快。

駕駛員就從直升機上跳下,一步步走了上前。

沈允兒激動的說道:“看見了吧,這一定是來接韓少回家的。”

“低調,低調。”

韓飛整了整西裝,炫耀似的,朝圍觀的人揮了揮手。

但接下來這一幕,著實讓韓飛尷尬不已。

那駕駛員,似乎根本不認識韓飛。

“陳先生。”

“我是來接您回家的。”

駕駛員恭敬的說道。

陳山指了指私人直升機,扭頭問道:“韓少,不知道這在臨江叫什麼?”

“直......直升機。”

韓飛吞嚥著唾沫,顫聲說道。

這怎麼可能?

一個普通兵,怎麼會有私人直升機?

幻覺。

這一定是幻覺。

陳山假裝豁然,“哦,原來這就是直升機呀,不知能買多少輛保時捷?”

“你......你!”

韓飛指了指陳山,氣得差點昏厥過去。

眼前這一幕,著實讓蘇櫻雪震驚。

這陳山,到底什麼來頭?

連私人直升機都有?!

陳山淡道:“沈小姐,我要跟櫻雪享受二人世界,就不送你了。”

見陳山要走,沈允兒用哀求的語氣喊道:“陳少,我錯了,求求你送我一程,我不想坐保時捷,太掉價了。”

可是。

不等沈允兒上前,就被曹陽給攔住了。

此時的沈允兒,無比後悔。

早知道陳山這麼有錢,說什麼,沈允兒也不會出言羞辱他。

登機後。

曹陽便坐到了駕駛座上。

轟嗚嗚。

不多時,就見那輛私人直升機,緩緩升空,消失在了黑夜裡。

俯瞰臨江。

蘇櫻雪強忍著激動說道:“陳山,這......這是幻覺嗎?”

直到此時。

蘇櫻雪還暈乎乎的,總覺得,這是一場夢。

“當然不是。”

陳山微微搖頭,順手打開了桌上的一個首飾盒。

映入眼簾的,是一串藍色鑽石項鍊。

海洋之心?

這徐木森,倒是上心了。

像這種色澤鮮豔的藍鑽,絕對是稀世珍品,價值過億。

蘇櫻雪揉了揉眼睛,捂嘴說道:“這......這是海洋之心?”

“嗯。”

陳山應了一聲,便給蘇櫻雪戴上了。

此時。

蘇櫻雪玉臉羞紅,雙手攥著裙角,顯得有點緊張。

這不是蘇櫻雪第一次,與陳山近距離接觸。

但這次,蘇櫻雪卻被陳山俊朗的麵容給迷住了。

陌上人如玉。

公子世無雙。

蘇櫻雪玉臉羞紅,低著頭說道:“雖然是假的,但我還是很喜歡。”

飛往城頭巷的路上。

陳山靠在視窗,將蘇櫻雪攬在懷裡。

蘇櫻雪抬頭看著夜空,“好美的月色呀。”

陳山撩撥著蘇櫻雪的長髮,淡淡的說道:“冇有你美。”

撲哧。

此話一出,曹陽當場笑噴了出來。

誰能想到,東方第一戰神,竟然會有如此柔情的一麵?

蘇櫻雪玉臉羞紅,急忙從陳山懷裡掙脫了出來。

陳山眯眼說道:“曹陽,回去後,俯臥撐三千。”

“是。”

曹陽應了一聲,再次恢複了嚴肅。

蘇櫻雪苦笑道:“陳山,算了吧,這又不是在部隊。”

曹陽一臉感激,“謝謝嫂子。”

蘇櫻雪紅著臉說道:“不......不用謝。”

陳山淡道:“下不為例。”

一夜無話。

蘇櫻雪抓著海洋之心,沉沉的睡去。

直到第二天清晨。

蘇櫻雪的臉上,還洋溢著些許笑容。

還在睡夢中的蘇櫻雪,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了一連串的打砸聲。

“哪個是陳山?”

“你好大的狗膽,竟敢無視我家鵬哥的話?”

“還不趕緊滾出來受死!”

不多時,從庭院裡,傳來了憤怒的叫囂聲。

等蘇櫻雪推開窗戶看時,卻見十幾個手執棍棒的混混,正在庭院裡叫囂。

“快看!”

“是陳山的老婆!”

“兄弟們,我們有福了,上去搞她!”

其中一個猥瑣的混混,指著視窗的蘇櫻雪喊道。

話音一落。

十幾個混混,提著棍棒,朝著二樓的閣樓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