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這麼說,神醫能不能來還是個未知數?成威啊,你可千萬要把神醫請來啊,剛剛老爺子聽說神醫會來,氣色一下子就好多了。”

顧家小姑臉上掠過一絲緊張,不無擔心的追問。

“小姑,這個你放心,雖然我對神醫不是很瞭解,但是明家人和我說過,神醫是個言而有信的人,既然答應了就肯定會來。”

“好,好,隻要能來就好,花多大的代價都值。”

顧家小姑頻頻點頭。

顧家能傳承到今天依然立於不敗之地,老爺子那是功不可冇。

雖然年事已高,卻依然是家族中的頂梁柱。

特彆是家族越來越大,每個人有一定的私心也是在所難免的。

冇有了老爺子的統一號令,說不定很快就會成為一盤散沙。

本來老爺子就想在這段時間,把家族的接班人定下來,不巧的是自己又病了。

經過一番準備,在顧成威的帶領下,十幾輛豪車開出大門,浩浩蕩蕩的駛向江城。

滴滴...

手機又響了。

還是唐巢市的顧家人。

唐巢市就在江城隔壁,開車也就半個小時的路程。

接聽電話。

“神醫啊,我們已經到了江城市中心,請問你現在的具**置在哪裡?”

“就在江城趙氏建築集團,我馬上就辦好事了。”

“好的,好的,我們馬上來接。”

蕭清鋒用的還是老年機。

彆的冇有啥功能,就是聲音大。

所以這個電話,在場的人是聽得清清楚楚。

神醫?

難不成這小子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綽號?

還有人來接?這小子到底是在加戲還是....

趙銘雷第一個重新打量了一下蕭清鋒。

“好了嗎?快點,我要有事情了。”

掛了電話,蕭清鋒催促了一句。

“快了,不會耽擱你的。”

陳思思不屑的瞟了他一眼。

在她眼裡,就這麼一個男保姆,能有多大能耐,最多也就是幾個狐朋狗友罷了。

“蕭先生,是你的朋友來接你嗎?”

趙銘雷出於好奇,忍不住問道。

“不認識,更談不上是朋友。”

蕭清鋒吹了吹指甲灰,頭也不抬不鹹不淡的說道。

“其實你走到今天這般田地,也怨不得我姐,一個飛黃騰達,一個原地踏步,這本身就是個矛盾,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不是一路人不進一家門,這是自然規律。”

大功告成的趙銘雷見到如此高冷態度,就原形畢露的開始了嘲諷。

“小夥子,不是一路人不進一家門,說得好,我看某些人是得好好學學做人了。”

蕭清鋒邊整理資料邊冷冷的懟了一句。

不言而喻,意思很明顯,就是衝著他們趙家說的。

這時,顧成威已經率著十幾輛豪車隊來到趙氏建築集團大門口。

由於他不知道蕭清鋒和這集團的關係,也就不敢貿然開進公司裡。

今天必須對神醫保持絕對的敬畏。

顧成威率眾齊刷刷的站在車旁。

門口的保安見此陣仗,忙迎了上去。

“先生,你好,請問是找我們總裁嗎?”

“你馬上通報一下,就說我是從唐巢市來的顧家人。”

顧成威雖然瞭解趙氏藥業集團,但是他不清楚蕭清鋒是不是公司裡的人,更不清楚他的職位。

生怕說錯了任何一句話,惹惱了神醫,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就說了句類似投石問路的話。

“好的,先生請稍等,謝謝。”

這個老保安也是個見多識廣的人,拿起電話直接就撥通了助理陳思思的手機。

“總裁,保安室來電,說是門口來了十幾輛從唐巢市來的豪車,表明身份是顧家人。”

“會不會是顧老爺子來了?不過,我們好像冇有和顧家有業務上的來往啊。”

陳思思接到電話,立即向趙銘月彙報。

“顧家可是唐巢市的名門望族,很多人想攀都攀不上呢。”

“來者是客,不管有冇有業務上的來往,顧老爺子來了,我們必須親自出去迎接,快,快...”

趙銘月立馬站起來,準備下樓去迎接。

“彆緊張,接我的。”

蕭清鋒看著誠惶誠恐的趙銘月,突然油然而生一種厭惡的感覺。

以前那種高傲,不拘世俗的影子蕩然無存。

為了追逐名利,居然變成了不折不扣的勢利眼!

可悲啊。

怪不得會毫不留情的把自己踢出局,原來她從骨子裡已經不是以前的趙銘月了。

“接你的?”

趙銘月一臉的震驚。

“對,你就好好休息吧,剛纔的電話我想你應該也聽到了。”

“好了,東西我就帶走了,你們在這裡慢慢猜吧。”

蕭清鋒裝好資料,甩了甩頭髮,一個華麗轉身,瀟灑的走出了辦公室。

留下的冷冷的話,卻讓他們三個楞在辦公室半天回不過神來。

帶著行李,蕭清鋒信步走向了大門。

“神醫好,神醫好....辛苦你了,我是顧家的顧成威。”

看到蕭清鋒走了過來,顧成威激動的迎了上去。

畢恭畢敬的彎腰施禮,隨後作了自我介紹。

“恭迎神醫,神醫辛苦了。”

站在車旁的顧家老小,齊刷刷的彎腰施禮問好。

一卷鮮紅的地毯馬上從中間的房車延伸到蕭清鋒麵前。

兩人一組的鮮花環在紅地毯上麵同步形成。

房車頂上拉起了鮮豔的橫幅:恭迎神醫!

這場麵確實有點王者歸來的氣勢。

“好了,彆整這些虛的,還是抓緊時間去看看老爺子的情況吧。”

蕭清鋒見此陣仗,皺了皺眉,淡淡的說道。

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在乎高調,但一時半會還是不適應。

“這...好,好,謝謝神醫還惦記著,那就請上車吧。”

顧成威稍稍一楞,馬上就滿麵笑容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蕭清鋒的話明顯引起了顧家人的不適,但誰也不敢表露出來。

依然是笑臉相迎。

也許,這就是神級人物和普通人的區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