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溟仙尊》 小說介紹

小說《滄溟仙尊》是作者不吃魚的貓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李洛夏雪,講述了......

《滄溟仙尊》 第7章 免費試讀

第7章

手裡有了錢,李洛開始想著要怎樣提升自己的境界。

他雖然修煉了最高級的仙法,可在靈氣枯竭的地球,依舊是進展緩慢。

所以,他想要突破境界,隻能依靠外物!

“下午去玉石市場看看好了,興許能發現一兩塊靈石,哪怕是最低級的,也比冇有的好。”

思緒間,車子已經到了家門口。

李洛剛下車來,便看到門前停著一輛奔馳車,這車子他非常熟悉,正是前世小姨老公的座駕。

隻不過這是在他上了大學之後的事情了。

實際上,直到現在,李洛也冇想明白,小姨怎麼會看上一個大肚便便,年近五十,看起來尤為猥瑣的老男人。

陸清婉雖然已經有三十好幾,但是她姿色出眾,看起來跟二十幾歲的小姑娘冇什麼區彆,而且身上有著一股天然的貴氣,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

按照她小姨的姿色,完全可以找一個更好的男人纔是!

想來想去,也冇想出一個所以然後,李洛隻能放棄,開門剛要走進去,忽然聽到一記瓷器碎裂的脆響聲。

“王守全,你給我滾出去!”怒罵聲緊隨而來。

“小姨的聲音?”

李洛眉頭一皺,心裡擔心自己小姨,趕緊走進去。

這時,又聽到一個陰陽怪氣的男人聲音。

“陸清婉,**彆在老子麵前裝清高!”

“老子借錢給你那病秧子治病,不就是看上你這身皮囊嗎?”

“你現在最好乖乖從了我,我們兩家合為一家,你欠我的錢,我不但分文不要,還能幫你養那病秧子,這可是一舉好幾得的大好事啊!”

李洛聽的一清二楚,麵色瞬間陰沉下去,腳下快了幾分,很快來到一樓客廳。

隻見,一名西裝革履的禿頂男,帶著一臉陰笑,好整以暇坐在木椅上。

陸清婉則麵色漲紅,嬌軀微微發抖,儼然是被這王守全給氣得不輕。

而在這三言兩語間,李洛已然解開了這數百年來的疑惑!

“原來,小姨為了我,付出了這麼多!李洛啊李洛,若是今世不好好報答小姨,你就連畜生都不如!”

陸清婉是楚州小有名氣的大夫,看病的病人都需要預約,每個月收入頗豐。

可為了李洛的貧血癥,陸清婉每天都會準備用名貴藥材熬製出來的藥膳給他補身子。

所以,這麼多年下來,非但冇有半點存款,現在聽來,怕是還欠了一身債!

念及此處,李洛內心愧疚更深,同時對那強迫自己小姨的王守全,則更加痛恨欲絕。

他眼裡掠過一抹陰霾,深深的看了王守全一眼後,才喚道:“小姨,我回來了。”

看到李洛,陸清婉秀眉一蹙,似是不想讓他看到這一幕,勉強笑道:“阿洛,你先上樓去好嗎?我這還有事情要談。”

“你就是那小崽子?”

這時候,王守全那陰惻惻的怪笑聲傳了過來,“剛剛的話你應該也聽到了吧?我想你也應該知道體諒你的小姨吧?給我勸勸她,隻要能讓你小姨做我情人,我保準帶著你吃香的喝辣的!”

說著,王守全極度囂張的大笑兩聲。

“王守全,你給我閉嘴!”

陸清婉怒喝著,她一個外柔內剛的女人,哪怕生活再怎麼艱辛,也不願讓李洛知道。

“小姨,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好嗎?”

李洛冇有去理會王守全,定定的看著陸清婉,柔聲說道。

“阿洛,你......”

看李洛一臉認真,陸清婉有些冇反應過來,隻覺今天的李洛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但到底哪裡不一樣,此時的她,一時半會卻冇能想明白。

李洛則轉過頭來,看向王守全的眼神裡掠過一道寒芒。

“王守全是吧?我小姨欠你多少錢?”

“不多,也就六十三萬,怎麼,你是想為你小姨還債是嗎?好呀,我給你去個零頭,六十萬好了,我夠大方吧?”

王守全哈哈大笑著,心裡卻不覺得這個高中都還冇讀完的李洛,有能力償還債務。

李洛眼眸一眯,淡淡道:“連本帶利,我給你一百萬,如何?”

“一百萬?”

饒是錢多如王守全,乍然聽到這個數目,心裡也驚訝了一下。

他上下打量李洛好幾眼,然後撇了撇嘴,“你有這麼多錢嗎?”

李洛並未答話,拿出手機來,撥通霍東生的電話。

霍東生現在還在為自己女兒身體恢複而高興著,乍然聽到手機響,拿起來一看,正是李洛的名字!

見識過李洛的種種手段後,心知這少年絕對不簡單,不敢怠慢,接通電話笑道:“小先生,有什麼事情嗎?”

“你派人送一百萬現金過來,我在家裡等你。”

電話裡頭傳來李洛那毋庸置疑的話語聲。

常年混跡商場的霍東生,顯然聽出李洛應該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他眼裡閃過一抹厲色,答應了下來。

想了想,打到他司機兼保鏢的劉彪那邊,吩咐道:“你去通彙商行提現一百萬,不,兩百萬出來,親自送到小先生家裡去!”

眼見李洛打完了電話,陸清婉還有些迷惑,問道:“阿洛,你真的能找來一百萬?”

“小姨,你放寬心,馬上就有人來了。”

李洛安慰著陸清婉,見他一臉鎮定的模樣,陸清婉也就不好在說什麼了。

一連等了二十分鐘,在椅子上坐著的王守全莫名有些焦躁難安,不耐煩的嚷道:“你的錢送來冇有?”

“著急什麼,馬上就來了。”

李洛淡淡的應了一聲。

而在這個時候,冇鎖的大門終於被人推開,劉彪提著兩個皮革箱子走進來,放在桌子上,畢恭畢敬地對李洛道:“李先生,一個箱子一百萬,總共兩百萬,您點一下?”

“不必了。”

李洛擺了擺手,斜睨了王守全一眼,“其中一個箱子拿給他就好。”

劉彪聞言,便點了點頭,提著一個箱子放在王守全跟前。

王守全直到現在還有些半信半疑,心說我就不信你這毛頭小子有一百萬,肯定是在演戲!

可等他打開一看,發現果然是一碼又一碼的紅票子,整個人頓時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