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青靈山山頂似獸頭,下顎有山洞,罡風四溢,嘯聲尖銳。這是禁地—青靈洞。

林明閉眼盤坐,靜靜的消化著腦中原主人的記憶。

這個世界叫人界。

人界有修,群居於山,奪天地之靈,成小乘之軀。

跟小說中描述的差不多,一切有為法,大道殊途同歸!

經無數代發展,修者已擴散到了每一個角落,造就了實力為尊的生存法則。

這次玄冥丹丟失案,疑點重重,明眼人一眼可看出這事跟林明冇太大關係。

但是家主卻責罰了他!這,便是因為他冇有實力。

林旭堯是天才,二長老更是高手,想要找個人背黑鍋也就他這個廢物最合適。

“這身體太弱了!”驀然響起了稚嫩的歎息聲。

“我知道!所以要全力提升!”林明答道,似乎在自言自語。

實則不然,當他閉上眼時,腦海中出現一個三四歲的童子。

繫個紅肚兜,梳個沖天辮,小臉圓嘟嘟的,很是可愛。但卻神態老神在在!

這個童子便是他在工地上撿到得匕首了!

很奇異,匕首也能說話,還能顯化人形!

林明抿著嘴,目光閃閃,若不是膽兒比較肥,怕早就嚇尿了。

隨即又怒了,要知道這匕首纔是害他受冤枉的元凶,當即虎目一睜:

“老子在工地上搬磚搬得好好的,撿了你這麼個破爛,還曾想是個什麼古董,興許能值兩錢,可冇想到被你丫抽乾了血,還跑到這鬼地方來受鳥氣。老子…”

“讓你受氣的又不是我!是林家那個小輩!”童子嘟囔!

林明怒嚎:“哼!我知道!林旭堯麼!遲早有一天將他打成豬頭!”

童子“好心”提點,道:“你想報仇,就得有實力!”

“呃!”林明一滯。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修煉一道,鍛體為先,煉脈為後。

那林旭堯已是鍛體七層,二長老更是煉脈期,而他此時是個修不出靈力的廢材。

林明心歎,修道之路,不知何日是出頭啊!

“想要實力啊!那求我呀!”童子得意且神秘的笑笑。

“哼!為何要求你,雖然前世我隻是苦逼搬磚工,現在重頭再來我絕不會平庸!”林明目光閃爍,不甘於天地。

童子訝然,點頭道:“這份道心倒是不錯,成為強者,資質重要,道心更重要!”

頓了頓,他繼續道:“你不求我也可以幫你,但有條件!”

“說!”林明還是決定先聽聽。畢竟他對這個世界不甚熟悉,根據原來的記憶來看,這把匕首定是極為了不得。

器身化靈,這是至寶。

童子頷首:“跳到罡風中!”

“你是說,要我跳到這罡風裡麵?”林明愣愣的看著那罡風陣陣的萬丈深淵,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罡風如刀,鋒利無比!隔著老遠便讓人汗毛倒豎,要是捱上一下,肯定要脫層皮。

“怕什麼!我不會讓你死的!”童子說道:“這是金剛鍛體訣!”

話畢放出一點靈光印入林明額間,一篇晦澀難明的功法出現在腦海中。

林明細細體味,覺得這功法強大無比,比一般的功法要好得多。

“真要跳?”林明顫顫。

“廢話!”童子化出本體匕首,猛地一撞。

“轟!”

下一刻林明被罡風包裹了,冇有向下墜,反而被狂風吹得緩緩上升。

衣物刹那粉碎,隻是片刻,就渾身鮮血淋漓。

在奄奄一息之際,血濛濛的紅光將他包裹,將他重新拉回到平台之上。

隨即血光大放,快速治療著他的傷勢。

半個時辰後,林明睜開了眼睛,立即破口大罵:“尼瑪,要玩死老子啊?”

匕首懸浮在虛空中,盈盈發光,左右搖擺,如鬼火般邪異:“仔細體會一下。”

林明閉目感受。

當即就驚喜了起來,修為還是鍛體三層,但這身體絕對比以前紮實多了,力氣大了不少。

說起來林明也要吐糟,那林曉明還真是個廢物,鍛體三層的身子板還不如以前那具搬磚工身體強壯。

那種力氣提升的舒坦讓林明長舒了一口氣,衝童子道:“再來!”

“轟!”罡風鍛體,百折不饒。

在罡風中,林明被颳得體無完膚,痛苦讓他放聲吼叫。

毫無間歇,往往童子剛剛為他治好傷體,他就主動跳進罡風中,如此往返,到得最後,連童子都有些吃不消了。

“這小子!還有股子瘋狂勁!”童子暗自點頭,匕首之上的血芒弱了許多。

前世在蔚藍星球上,林明便有股不甘,但在那個拚爹的時代,他即使加倍努力,依舊處在了奮鬥階段。

唯有的收穫是,毅力遠超常人,心智堅韌程度讓人咂舌。

十天過去,經過罡風鍛體,林明此時的實力要翻上一倍,看著那充滿力道的雙手他滿意的點點頭:“這力氣怕是尋常鍛體四層都冇有吧!”

鍛體四層可有八百斤左右的力氣,至於鍛體七層,則有兩千斤左右。

如今林明雖相距甚遠,但他的境界並未提升,依舊處在鍛體三層。

“繼續,要保持這一優勢!”林明站起身,臉色有些殘忍。

這是對自己的殘忍!

資質不行,就必須十倍百倍的刻苦。現在,相比於其他鍛體境修士他的優勢便是肉身強度,他要繼續保持下去,而且要將這份優勢繼續擴大。

“最後一次了,我靈力將儘!”童子說道。

“好!藉助罡風中的充盈靈氣衝擊鍛體四層瓶頸!”林明點頭。

跳到罡風中,林明保持著身體的穩定。以他此時的肉身強度,可以稍稍抵擋罡風的鋒利。

閉眼調息,呼吸有度,可以見到一道道五顏六色的靈氣被其吸入口鼻中。

被金剛鍛體訣操縱在經脈內運行,越來越凝實。

形成一道淡金色的靈力,來到丹田口時,卻不得門而入。良久,好不容易凝結的靈力又緩緩消散。

這便是林曉明久未突破的原因,丹田閉塞,很難衝開,留不住靈力也就達不到鍛體四層。

“咦!有古怪!”嗜血匕首發現了異常,竄到林明體內,來到了丹田口子上。

“你被人下了禁製,難怪不能突破!”

林明心中一怔,隨即大怒。不用想肯定與二長老和林旭堯有關,林旭堯從小就與他不對頭,二長老覬覦家主之位,找家主的獨苗動手也是應當。

“小小禁製而已,給我破!”

隨即,在丹田口上,匕首猛的血芒大漲,浩瀚且淩厲的氣息升騰。

林明感覺小腹刺痛,但強自忍受,操縱著新彙集的靈力順著匕首灌入丹田。

“轟隆隆!”隨即,海納百川般,丹田口大開,一絲絲靈力流入。

氣息開始漲動,瞬間越過鍛體三層,一直到鍛體四層巔峰才為之一凝。

重回平台之上,林明緩緩握緊拳頭,片刻後喜色滿麵且震驚:“這是厚積薄發嗎?”

力道一千二百斤,鍛體四層巔峰。靈力凝實,根基穩固!

林明嘴角上翹:“林旭堯,我會讓你大吃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