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鍛體境是打基礎的環節,至關重要,肉身越強,證明基礎越牢!”腦海中童子喃喃告誡。

林明閉眼凝聽,他已鞏固了鍛體四層修為。

突然,深淵中安靜了!罡風冇了!細聽片刻,隻有一陣陣輕微而急促的怪聲。

有點像口哨!

“這是風聲?”林明驚恐的望著下方:“黑罡風暴!”

青靈洞的罡風會不時來一次大爆發,若處在中心,唯死一途!

他立馬以最快的速度往上攀爬。

風暴來得很快,最初聽著還極遠,此刻卻恍若在耳邊。

眨眼間,風暴已經襲進了百米以內,縱然用儘全力,但距洞頂還有數十米之遙。

一股巨大的龍捲逆襲而上,風力凝結的罡刀撞擊洞壁劈出一個大洞,濺落的碎石脫離洞壁。

“坑爹啊!”幽怨的吐了句槽。

林明反而鬆開了雙手!

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保持在風暴最外層,應該能過挺過去。

林明祈禱:老天爺,你睜開眼看看吧!我兩世為人,到現在還是個處呢!

心中話音剛落,風暴一卷而過。

如萬丈海洋中的一葉浮萍,身體完全不受控製,打著轉兒向上拋升!

林明全身閃爍著金光抵抗罡風侵襲。還好跟預計得差不多,整個人被風暴輕易的推在了最上層,雖打得生疼,但還能承受。

此時罡風已經全麵爆發,罡刀亂舞,更是夾雜著一道道的流光。

這些都是青靈洞底噴發出來的寶貝,林明目放金星,但隻來得及抓住一道紅芒便被噴出了青靈洞。

一個很糟很糟的情況出現了!

青靈洞處在了千丈峭壁之上。此刻他處在了三千米的高空,摔下去——

死亡再度逼近,伴隨著耳邊急速的風聲,心臟彷彿被某隻大手狠狠的抓住,隻等墜地一刻,便會隨之握緊,不再讓它跳動。

“老子很好玩嗎?”急速墜落中,林明破口罵天。

命運總會跟他開玩笑,生死徘徊都好幾回了!

現在貌似又是個必死的局麵!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聲吐槽。

“心智倒是不錯,就是嘴臭了點!”

林明大驚,轉頭便看見一個麵容古稀身穿皂袍的老頭站在自己身邊。

冇看錯,是站著的!

老頭腳下懸浮著一片泛著青光的葉子,將整個人馱浮起來,始終與林明保持著持平。

“煉脈期修士?”林明皺著眉頭吐了一句,隨即大喜:“還請前輩相救!”

老頭冇有回答,微微一笑問道:“你是林家子弟?”

林明急忙點頭,一副誠實好孩子的模樣:“是啊,是啊!我是林家族長的孫子!”

老頭訝然,上下掃了一眼林明,臉色怪異的揮了揮手,腳下那片葉子便驀然脹大,一舉接住了林明。

林明這才長籲了一口氣,全身冷汗密佈!

頓了頓,道:“敢問前輩大名,承蒙前輩相救,小子必當請族長爺爺相報!”

“恰逢其會罷了!”老頭淡然,不求回報,仰頭看著高空的風暴“你走吧!老夫也要去碰碰運氣!”

“多謝前輩!”林明欣喜:“他日,小子必有厚報!”

安全落地後,眼見老頭駕駛青葉沖天而起,渾身光芒四射,視罡風罡刀如無物。

林明大為羨慕。

“煉脈期!”林明握緊雙拳,很是憧憬:“不,那不是我的追求,既然來到這個世界,我必立誌以追求天道,煉脈,法氣甚至是更高階……!”

呆了半響,他想起了風暴中抓住的東西。

“火雲芝!”林明驚喜的叫到:“傳說青靈洞下彆有洞天,寶藥遍地,果然不假!”

火雲芝算得上低級靈藥中的寶藥了,便是煉脈期修士也有需求,冇想到隨便吹吹風都能撿到寶貝!

就在這時,不遠處出現了兩個人影,有心躲避,人家卻已經跑了過來。

“咦,這不是曉明少爺嗎?”來人很快的站到了不遠處。

瞧著林明的形象,臉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林明同學現在是個什麼形象呢!

頭髮亂得像雞窩,全身紅果,隻留些許布條阻擋關鍵部位。

“哈哈!你冇認錯吧?這,這是林曉明,林大少爺?”

“絕對冇錯……我說,曉明少爺,你這是玩得哪一齣啊?果奔?還是野外陋粗啊?”

兩人笑得彎腰捧腹,肆無忌憚!譏諷嘲笑之語更是一句接一句!這兩人都是林旭堯的狗腿子,都是鍛體五層的實力。名字已經忘了,姑且稱為狗腿子吧!

林明不喜不怒,顯得很裝。

狗腿子一號發現林明手中的東西,頓時驚叫:“火雲芝!”

“什麼?”狗腿子二號有些不置信。

“是火雲芝,而且是成熟的!”

兩人目中掩飾不住貪婪。二號說道:“曉明少爺,你將火雲芝給我,我們兩就不說出你從青靈洞逃跑的事如何?”